? 第669章 权力暗争-江山战图 ag捕鱼王官网|开户,ag平台注册|HOME,ag视讯打法|平台

江山战图

第669章 权力暗争

第669章 权力暗争2017-11-13 11:44:26Ctrl+D 收藏本站

????裴矩是和张铉一同返回益都县,他也没有去临时署衙,而是直接回了自己位于益都县的府中,刚进门,管家便迎上来道:“老爷,陈使君在客堂里等候,说有急事找老爷!”

????这些天裴矩的心情着实不好,没有心思见任何客人,便一摆手,不耐烦道:“我不见,让他走!”

????管家犹豫了一下,又小声道:“他已经是第三次来找老爷了,好像真有什么急事。”

????裴矩停住脚步,想了想道:“让他到我外书房来!”

????裴矩转身向外书房走去,不多时,一名中年男子在管家的引领下来到了外书房,这名男子叫做陈涛,也是并州闻喜县人,是裴家培养出来的门生,曾出任闻喜县县令娄烦郡郡丞等职,但在雁门郡事件后被杨广革职,原因是他长期纵容突厥人在娄烦郡活动。

????新隋成立后不久,陈涛从闻喜县赶来投靠裴矩,裴矩承诺任命他为涿郡郡丞,这让陈涛十分期待,但最后的结果却让他又变得无比沮丧。

????“晚辈拜见裴公!”陈涛跪下恭恭敬敬行了一礼。

????裴矩看了他一眼,“到底有什么要紧事,你居然来找我三次。”

????“裴公,就是让晚辈出任涿郡郡丞”

????不等他说完,裴矩便不高兴地打断了他的话,“你急什么,涿郡才刚刚拿下不久,怎么可能那么快就任命郡丞,至少要等一两个月,我自然会帮你运作。”

????陈涛急得连忙摆手道:“晚辈本来并不着急,但三天前涿郡郡丞已经任命了,是原来的寿光县令蒋忠,他前年被提升为益都县令。现在又提升为涿郡郡丞,任命书都下来了。”

????裴矩半晌说不话来,自己明明给韦云起说过此事。韦云起也答应了,怎么又变卦了?

????这时。裴矩忽然警觉起来,韦云起绝不会出尔反尔,改变官员任命之人只能是张铉,最近这段时间,张铉一而再再而三的否决自己的推荐,这难道是张铉对自己的某种警告吗?

????裴矩沉思片刻,向陈涛摆摆手,“这件事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陈涛不敢多言,行一礼便退了下去,房间里只剩下裴矩一人。

????裴矩负手来到窗前,推开窗,凛冽的寒风顿时扑面而来,他望着窗外的几株梅树,眼睛充满了困惑。

????虽然他刚才心生警惕,觉得这是张铉在警告自己,但冷静下来又觉得细节上有点不对,比如涿郡郡丞的任命。首先由吏部提名,其后继续上报,由内史和纳言会签后提交摄政王批准。自己作为纳言,根本就没有看到这份任命提名书,还有杜淹出任国子监祭酒的任命,张铉也明确告诉自己要先通过吏部提名才能任命。

????想到这,裴矩也觉得自己有点草木皆兵了,这个陈涛不知哪里听到一点小道消息就信以为真,跑来烦扰自己。

????不过没有眼见为实之前裴矩也不敢下结论,他觉得还是要去署衙看一看情况,裴矩随即走到门口令道:“给我准备马车。我要去官署!”

????新隋朝廷官署位于西城外,由于益都县城内没有空余的土地。而且迁都在即,也没有必要建造官衙。所以新隋的朝廷官署实际上是由数百顶巨大的羊毛帐组成,占地近千余亩,四周有士兵严密护卫。

????用帐篷来做官衙其实并不是新鲜事,这是北朝的遗风,北朝绝大部分王朝都是北方胡人建立,用帐篷做官衙比比皆是,直到北魏后期才渐渐融入汉文化,有了气势宏大的宫室建筑,就算隋帝杨广去各地巡察之时,官员们也同样是在帐篷里处理公务,所以众人也见怪不怪,很适应这种帐篷式朝廷。

????裴矩所在的门下省由十余顶大帐组成,裴矩本人在一顶占地足有一亩半的套帐内办公,地上铺有地毯,外面虽然寒冷,但帐内却十分温暖。

????裴矩快步走进大帐,一名从事上前替他脱去外套,裴矩问道:“可有吏部的牒文?”

????“有几份!”裴矩在自己位子前坐下,从竹篮里取过几卷标有吏部字样牒文,在桌上慢慢铺开,看到了表头裴矩便知道不是自己想要的东西,这几份都是县令的任命,没有郡丞任命。

????裴矩又在篮子找了找,再没有别的吏部牒文,他想了想便对从事道:“去看一看,韦尚书在不在官署内?”

????从事飞奔而去,不多时回来禀报,“启禀相国,韦尚书在官帐内。”

????裴矩起身********,向吏部大帐缓缓走去。

????韦云起在新隋成立后被任命为吏部尚书,掌管人事大权,五品以下官员由吏部直接考核,然后提交相国核准后任命,五品以上官员则最终需要摄政王批准方可完成任命。

????虽然吏部没有直接任命权,但吏部拥有提名权和考核权,不管是张铉想任命某人,或者相国想提拔某人,都必须由吏部来提名。

????这也是张铉对韦云起的信任,此时韦云起正在桌案前审阅几份官员考核报告,有从事在门门口禀报,“裴相国来了,说有事和尚书商量。”

????韦云起放下报告笑道:“快请相国进来!”

????不多时,裴矩踱步走进了大帐,韦云起连忙迎上前躬身施礼,“卑职参见相国。”

????“呵呵!已经过了下朝时间,韦尚书怎么还没有回去?”

????“回去也没什么事,正好有几分考核比较急,所以先处理一下。”

????“可惜公务不能带回去处理,有点不太方便。”

????“公务带回家处理会有很多弊端,当初先帝也不允许。”

????裴矩点点头,“说得也是!确实有弊端。”

????韦云起请裴矩进帐坐下,又让从事上了茶,裴矩看了一眼桌上的考核报告笑问道:“上次苏相国提出,官员的考核报告最好交给御史台复审,不知韦尚书觉得这个方案如何?”

????裴矩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把韦云起和苏威对立起来,苏威提出的方案是制衡吏部的官员考核权,实际上是对吏部权力的一种削弱。

????当然,苏威并不是针对韦云起,而是响应张铉制衡原则而提出的一个方案,也是从前朝廷的一个弊端,吏部选曹权力太大,杨广便用七名大臣来负责选曹,虽然抑制了吏部的权力,却又形成了另一种弊端,比如虞世基的独权。

????韦云起欠身笑道:“这个方案其实也不错,但御史台本身就有对官员的考察,是实地考察,而吏部的考核报告是根据人口赋税路桥狱罪等等地方政绩来综合考核,实际是一种书面考核,所以我觉得最好将两者结合,既有实地民望考察,又有书面政绩考核,以前北海郡的做法是建立官员档案薄,不管是监察御史的评判还是巡风使的民望调查,还是各部的政绩考核,都统统放在一起,然后吏部官员写考核报告时都能用到,这样的考核报告就比较公允。”

????韦云起的意思是可以参考御史台的监察报告,但官员考核权不能拆分,不能削弱吏部的权力。

????裴矩点点头又笑道:“那怎么保证吏部官员不徇私枉法呢?当然,我只是打个比方,绝没有半点对吏部的不敬,请尚书千万不要多心。”

????韦云起淡淡一笑道:“这就是官员档案簿的作用了,如果这名官员不称职或者犯案,那么就要追查官员档案簿,当时是谁写的考核报告,是谁签字提名推荐,都要承担失察之责,这个追查就是由御史台负责,也是对吏部的一种制衡监督,同时也不干扰吏部平时的政务。”

????“北海郡以前就是这样做的吗?”

????韦云起点点头,“准确说是青州的制度,不仅仅是北海郡。”

????两人闲聊两句,裴矩便将话题转到了他的来意之上,他喝了口茶笑道:“我这段时间去了安阳考察,很多朝中的事务都不太清楚,不知涿郡郡丞有没有任命?”

????“相国看到提名书了吗?”

????裴矩摇摇头,“尚未!”

????韦云起笑道:“那就是了,相国都没有看见提名书,怎么可能有任命呢?”(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