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54章 坑王咬金(中)-江山战图 ag捕鱼王官网|开户,ag平台注册|HOME,ag视讯打法|平台

江山战图

第754章 坑王咬金(中)

第754章 坑王咬金(中)2017-11-13 11:46:47Ctrl+D 收藏本站

????半个时辰后,瓦岗山道上锣鼓声响起,只见一群穿着黑色瓦岗军服的将士走下山来,为首一名黑脸大汉,光着上身,后面背着一捆荆条,正是有名的三绝将军程咬金。

????所有杨庆手下大将都笑喷了出来,这厮投降居然用负荆请罪,他懂不懂什么叫负荆请罪啊!

????杨庆也捋须暗暗好笑,原来是个不学无术的蠢汉。

????程咬金上前单膝跪下,高高抱拳,背书一般地说道:“程咬金仰慕殿下已久,今天归降殿下,实属那个三生三生什么来着?”

????程咬金挠挠头,他似乎忘记了‘三生有幸’这个词,众将皆扭头拼命地忍住笑,杨庆呵呵笑道:“程将军的心意老夫领了,既然愿意洗心革面,我们自然既往不咎,回头我会向圣上请示,封将军一个大大的官,说不定还能封国公光宗耀祖呢!”

????杨庆着实瞧不起程咬金这个蠢汉,索性也天花乱坠哄他一番,程咬金顿时高兴得眉开眼笑,“我老程封了国公,马上就回老家修祖坟去!”

????众人再也忍不住,一起大笑起来。

????虽然笑归笑,但关系倒变得融洽了,杨庆随即承诺自己的若言,让程咬金解散五千瓦岗军,程咬金忙碌了一夜,在杨庆部将徐俊的监督下,瓦岗军士兵拿着钱粮便各自散去了。

????杨庆的两万大军驻扎在山下,他显得有点心事重重,三更时分,长子杨绩带着十几名士兵匆匆赶回大帐,杨庆连忙问道:“如何,拿到了吗?”

????杨绩一摆手,后面士兵抬过来两只大箱子,士兵又退了下去,大帐内只有杨庆父子二人,杨绩笑道:“程咬金昨天上午派人将翟让单雄信等大将的家眷都送走了,但家眷收拾好的一部分首饰财物却被他偷偷扣下了,就是这个!”

????杨绩打开箱子,箱子里珠光宝气,全是各种金银首饰,还有各种珠宝翠玉,杨庆上前翻了翻,又回头望向儿子,“那只镶有夜明珠头冠呢?”

????“孩儿没有发现头冠,但孩儿听说那只头冠确实被程咬金扣下了,估计是被他藏匿起来。”

????杨庆勃然大怒,“混帐东西,竟敢私藏宝物,看我怎么收拾他!”

????杨绩又道:“父亲,还有那批宝藏的下落,孩儿也打听到了一点消息。”

????杨庆按耐住内心的怒火,连忙问道:“有什么消息?”

????翟让的财宝也是杨庆最为关心之事,可以说他就是为了这批财宝才主动请缨来攻打瓦岗寨,杨庆显得十分紧张,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唯恐这批财宝被翟让运走了。

????杨绩压低声音道:“孩儿问了多人,可以肯定这批财宝就藏在瓦岗山中,但没有人知道它的具体藏匿处,不过有一个人可能知道。”

????“程咬金吗?”杨庆觉得只可能是他知道。

????杨绩点点头,“有人告诉我,几个月前程咬金带了一批心腹手下在瓦岗山中四处搜寻,后来他忽然出手阔绰起来,经常用黄金来赌博,他至少输了上千两黄金,有人说程咬金捡到宝了,孩儿可以肯定,他一定是找到了那批财富。”

????杨庆忽然醒悟,咬牙切齿道:“我明白了,他把瓦岗士兵全部解散,一定就是为了掩盖这个秘密,此人不蠢啊!居然是个贪财忘义的小人。”

????杨绩笑道:”此人确实是个无赖,贪财好赌,他如果聪明,应该把那笔财富献出来,而不是想着自己独吞,此乃取祸之道也,他却不懂,典型的泼皮无赖罢了。”

????杨庆感觉儿子是在说自己,他不由狠狠瞪了一眼儿子,“你在说谁?”

????杨绩吓一跳,连忙惶恐地躬身道:“孩儿在说程咬金,父亲是要做大事之人,他一点米粒之光,怎能和父亲皓月之辉相提并论。”

????杨庆捋须点点头,这番话让他听着舒服,这时,杨绩又问道:“父亲,那我们该怎么办?”

????杨庆冷笑一声,“对付他很容易,我知道他的弱点,你派人去把他找来见我。”

????“现在吗?”

????“就现在,以免夜长梦多。”

????杨绩匆匆去了,不多时,程咬金被他带了进来,“程咬金,你做的好事啊!”杨庆冷冷道。

????程咬金见杨庆满脸怒色,不由有些惶恐道:“老将军是指什么?”

????“我们大军南征北战,军费困缺,就想攻下瓦岗寨补充军费,但我们看到的却是空仓库,粮食不足三万石,铜钱更是一文皆无,我问你,钱粮都到哪里去了?”杨庆恶狠狠地瞪着程咬金。

????“老王爷冤枉卑职了,自从去年瓦岗粮库失火,翟让就把钱粮全部运去梁郡了,卑职句句是实,若有半点隐瞒,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你先不要发誓赌咒,我知道翟让还有一批财宝,就藏在瓦岗山中,你告诉我,藏在哪里?”

????程咬金有些心虚地低下头,半晌道:“卑职不知!”

????杨庆善于察言观色,他看出了程咬金的心虚,心中更加确定程咬金一定知道,便冷冷道:“程将军,我知道你是济北郡东阿县斑鸠镇人,家中还有一个兄长和老娘,多亏你送钱回去,他们日子过得很不错,听说刚刚修了新宅,我说得没错吧!”

????是否修了新宅杨庆也不知道,只是诈一诈程咬金,程咬金顿时吓得跳了起来,“王爷怎么知道?”

????杨庆恶狠狠道:“你若想兄长和老娘无事,就乖乖说实话,否则,休怪我杨庆心狠手辣。”

????程咬金惊得满头大汗,半晌,嘴唇嚅嗫说道:“我知道有座山洞,里面藏了不少大箱子,不知是不是老王爷想要的东西。”

????杨庆顿时大喜,“山洞在哪里?”

????“在后山一个幽深之处,那里居然有石制的亭台楼阁,很是奇怪。”

????杨庆顿时想起一个传说,据说晋初八王之乱时河间王司马颙在瓦岗山发现了一处龙脉,便按帝王规格在瓦岗山秘密修建了一处墓穴,但墓穴尚未完工,司马颙便被南阳王司马模所杀,帝王墓也就不了了之,难道翟让发现了这处墓穴,便将财宝藏在那里,越想越有这个可能,杨庆开始怦然心动了。

????杨庆本人也已七十岁,人生七十古来稀,他知道自己天命没有几年了,这几年他一直在为自己寻找墓穴,如今瓦岗山中就有龙穴,如果自己死后能葬在这里,那他的子孙就将有帝王之兆,杨庆知道翟让离灭亡时日不长了,这处龙穴必然会被人渐渐遗忘,这个机会他怎么能放过?

????“除了你之外,山洞还有别人知道吗?”

????程咬金低声道:“目前只有卑职一人知晓,本来还有几十名亲兵,卑职都把他们遣散回乡了。”

????杨庆心中暗暗冷笑,果然被自己猜中了,程咬金想独吞这批财宝,他心中杀机顿起,便拍了拍程咬金的肩膀笑道:“放心吧!我不会全部拿走,我们三七开,我留三成给你。”

????程咬金大喜,“多谢老王爷!”

????杨庆沉吟一下又问道:“翟让之妻有一个头冠,头冠上镶有一颗鸽卵大的珠子,你见过吗?”

????程咬金咧嘴笑了起来,“黄金头冠倒也打造得精致,只可惜那颗大白珠太劣了,不值几个钱,王爷要它做什么?”

????杨庆心中猛地怦怦跳起来,夜明珠白天看就是一颗普通的白色珠子,只有在夜晚或者暗室它才会越来越亮,满屋生辉,程咬金显然不识货,他急问道:“头冠在哪里?”

????程咬金挠挠头,“昨天我嫌它不值钱,随手赏给一个亲兵了,亲兵应该拿回家了吧!”

????杨庆大急,一把揪住程咬金脖领吼道:“那个亲兵家在哪里?”

????“老王爷,那珠子很值钱吗?”程咬金眨巴眨巴小眼睛问道。

????杨庆恨恨放开他,“珠子不值钱,但头冠我祖传之物,是翟让从我老宅偷走,我必须要回来。”

????“原来如此,待卑职想想那个亲兵家在哪里?回头派人取回来给老王爷。”

????“你只要告诉我,他家在哪里就行了。”

????“卑职只知道在济北郡,但具体哪县哪乡哪村,我一概不知,不过我可以打听到,最迟后天给老王爷一个准信。”

????杨庆气得恶狠狠瞪着他,半晌道:“明天先带我去看看那座山洞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