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96章 备战合肥(下)-江山战图 ag捕鱼王官网|开户,ag平台注册|HOME,ag视讯打法|平台

江山战图

第796章 备战合肥(下)

第796章 备战合肥(下)2017-11-13 11:47:42Ctrl+D 收藏本站

????片刻,卢涵飞马奔至张铉面前,翻身下马,上前躬身行礼道:“卑职参见殿下!”

????“看来卢参军不太顺利,是吧?”张铉笑问道。

????“回禀殿下,岂止是不顺,简直让人肺都要气炸!”

????卢涵便将他进城去送信之事详细说了一遍,说到杜伏威将信撕得粉碎之事,张铉迅速闪过一道骇人的杀机,他又不露声色问道:“然后呢?”

????卢涵又说了杜伏威要杀他之事,最后道:“辅公佑拉住了杜伏威,才使卑职幸免于难,卑职出使不利,没有完成殿下交给了任务,实在惭愧万分!”

????卢涵确实很惭愧,他还有更深一层的任务,假如杜伏威肯和他细谈,他就会好好劝说一番,不料杜伏威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直接撕毁了信件,着实令他沮丧万分。

????这时,旁边杜如晦问道:“是辅公佑救了参军吗?”

????“应该是,卑职能感觉到,杜伏威是要杀我了,但辅公佑一句话也没有多说,杜伏威一走,他便直接令亲兵把我送出城,卑职摸不透他的真实用意。”

????叹了口气,卢涵又道:“卑职辜负了殿下的委托,请殿下责罚!”

????张铉却淡淡道:“这在我的意料之中,卢参军就不用自责了,我本来就只是让你去送信,既然信已经送到,那这件事就结束了,卢参军去休息吧!”

????卢涵想一想,好像殿下确实没有让自己劝说杜伏威,他心中顿时好受了一点,便躬身行一礼,退下去了。

????这时,杜如晦笑道:“殿下是不是感觉到辅公佑的态度有点微妙呢?”

????张铉摇了摇头,“辅公佑和杜伏威是刎颈之交,就是他有什么想法也只会尽力劝说杜伏威,而绝不会背叛他,但杜伏威已经把事情做绝,所以辅公佑也觉得没有和解希望了,所以他才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如果克明寄希望于辅公佑引发内讧,那就大错特错了。”

????“或许吧!是我想多了。”

????杜如晦又笑问道:“那殿下准备几时发动进攻?”

????张铉看了看正在忙碌的挖泥士兵,缓缓道:“如果不出意外,最晚五天后发动进攻,只要我们准备得越充分,攻下合肥城的时间也就越短。”

????攻打合肥之战,是张铉准备时间最长的一次攻城战,原因却很简单,因为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风向已经改变,无法再从水路运粮食到合肥,八万隋军目前只有一个多月的存粮。

????如果一个月之内攻不下合肥,他们只能暂时撤军,等到来年春天再发动新的攻势,但这样一来他们之前步步为营所做的全部努力都白费了。

????为了以最快速度拿下合肥城,唯一的办法就是准备充分,方方面面都要考虑清楚,尤其要做到知己知彼,对方会怎么守城,他们又该怎么应对?

????夜晚,在水军大营内,数百名船匠正在忙碌地加工三艘大楼船,这三艘大楼船都是三千石战船,船楼高三层,正好与合肥城头平齐,只要船只靠上城墙,直接搭上挂板,士兵便可以从船头冲上城头。

????但怎样防备合肥城头的投石机石炮以及火箭的攻击就是一个关键问题,他们不仅需要合适的攻城战术,也需要技术保护。

????船匠们在面对城墙的左侧船身和正面做了一层木架子,架子上又绷上一层皮革,一般选用熟牛皮,这样,三艘大船就仿佛穿上了一件铠甲,足以抵御一阵子投石机和石炮的猛烈攻击。

????临时码头上灯火通明,数百名工匠加班加点地忙碌着,而在三里外的岸边,却是另一番情形,这里沿岸的湖水很深,大船可以直接靠岸,隋军便在岸边修建了一段长约百丈的城墙,和合肥城墙完全一样。

????张铉派出了千余名最骁勇的士兵站在城墙上进行防御,战船则带着士兵轮番靠岸,轮番攻城,除了钝刀钝矛无头箭外,其余一切都和真实战争一样,双方拼命厮杀,七天来,几乎每天晚上的攻城战都会有士兵不幸意外身亡,有的是掉下城墙,有的是被钝刀重伤头部而死。

????今晚守城一方是大将苏定方,而攻城一方却是拼命三郎秦用,秦用一直跟随在张铉身边,已经长成了一个十八九岁的年轻将领,积功升为鹰扬郎将,目前他是张铉的直属部将。

????就在去年和前年,他的身材猛涨一截,身高已达六尺五,相当于后世一米九几的身高,膀大腰圆,双臂力大无穷,使一杆一百二十斤重的长柄大铜锤。

????由于得到李靖的悉心教导,秦用锤法十分精湛,已如火纯青,在去年的内部比武中,秦用连败三十余名大将,挤身进了北隋八虎将的行列,排名在裴行俨罗成苏定方罗士信魏文通之后,排名第六,他后面是尉迟恭和雄阔海,由于他作战极其勇猛,被将士们誉为‘拼命三郎’,其风头甚至超过了当年的霸王枪罗士信。

????由于这是训练士兵,不准大将上阵,眼看一炷香时间快要到了,秦用急得大吼大叫,他的士兵已经被连续击败,始终无法登上城头,他就恨不得拎起铜锤冲上去激战。

????这时,一名旅帅被两把钝刀击伤了左肩,惨叫一声,从船板上摔了下去,有人连忙向秦用报告,秦用喝道:“不准停下,给我继续攻城!”

????他自己脱去盔甲,一头跳进了湖中,不多时,他找到了受伤的旅帅,将他托出水面,早有巡逻救护的小船驶上前来,一名士兵伸手要接伤员,秦用急得大吼,“眼睛瞎了吗?给老子当心点,他的左肩断了!”

????旁边几名士兵吓得脸都白了,连忙提醒他,“将军,看清楚一点。”

????秦用一抬头,顿时愣住了,原来这名士兵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主帅张铉,秦用吓得一哆嗦,手中旅帅险些再次落下水,张铉将受伤军士抬上小船,随手抽了秦用一记头皮,笑骂道:“臭小子居然敢骂我,胆子不小啊!”

????“天地良心,夜里黑,我没有看清楚,若知道是大帅,卑职绝不敢乱放屁!”

????张铉又在他后脑勺上狠狠敲了一记,“还在胡说八道,应该让你去跟随程咬金,我发现你倒适合当他的徒弟。”

????秦用挠挠头皮,满脸紧张道:“大帅千万别!那位程大爷,我对他只有景仰。”

????张铉哑然失笑,他又看了看船头,船头上的香已经熄灭了,便道:“让你的士兵退下来吧!时间已经到了。”

????秦用大急,如果撤退,他们就是两万训练军队中第一支没有攻上城头的军队,这个脸他可丢不起。

????“大帅,能不能再给卑职半柱香时间,一定会攻上城头。”

????张铉淡淡道:“你要我坏规矩吗?”

????秦用万般无奈,只得喝令道:“鸣金收兵!”

????‘当!当!当!’

????钟声敲响,秦用的一千士兵始终无法攻上城头,军队败退下来,这是集训七天来第一支攻城失败的军队,没有能在一炷香内攻上城头。

????士兵们都垂头丧气坐在岸上休息,秦用更是沮丧万分,眼睛里含着泪水,他极为要强,把名誉看得比自己性命还重要,偏偏这次不仅失败,还被主帅看见了。

????张铉能理解他的心情,便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回去好好总结一下失败的原因,希望在真正的战场上不要让我失望。”

????“卑职记住了。”

????张铉又道:“回去好好休息,养精蓄锐,后天晚上正式攻城!”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隋军始终没有攻城,但每天都会有船只前来骚扰,擂鼓呐喊,昼夜不断,使得城头上的江淮守军每天都十分紧张,休息也不好,士兵们疲惫万分,防御多多少少有点松懈下来。

????这天黄昏,在隋军中军大帐内,数十名虎牙郎将以上聚集一帐,听从主帅的作战部署,每个人都激动万分,他们终于等来了决战时刻。

????在大帐中间摆放着一张矮桌子,桌子上便是数十名木匠精心制作而成的合肥模型,城池护城河以及数十艘大船,做得惟妙惟肖。

????这时,张铉轻轻咳嗽一声,大帐内顿时鸦雀无声,张铉拾起木杆,指着其中三艘略有点特殊的大船道:“这三艘大船在夜间看不出来,但各位应该都知道它的特殊之处,今晚攻城,它们就是决定胜败的关键。”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