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42章 血战善阳(下)-江山战图 ag捕鱼王官网|开户,ag平台注册|HOME,ag视讯打法|平台

江山战图

第942章 血战善阳(下)

第942章 血战善阳(下)2017-11-13 11:50:54Ctrl+D 收藏本站

????思结军队的主将便是酋长丹廷之子阿采,他率领本部三万军队被编为突厥第三军,之前在紫河口他们没有参加战斗,却没有想到善阳县的第一战便是由他们思结负责,这着实令阿采不满,攻打紫河关阵亡一万余人也主要是铁勒人,现在攻打善阳县还是交给铁勒人,分明是让他们铁勒人当踏脚石。

????不过阿采虽然不满,但他还是下令大军攻城,但他们族人死伤着实惨重,投石机抛出的巨石砸得他的士兵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但杀伤力最强的还是弩箭铺天盖地的射击,无论是数百步远的强弩,还是一百五十步远的军弩,箭矢如暴风骤雨般射向他的士兵,使他的一片片倒下,才短短奔跑了数百步便死伤了近两成,至少超过六千人丧命了。

????“少酋长!”

????一名千夫长飞奔而来,大喊道:“我们顶不住了,死伤太惨重!”

????“传令立刻撤退!”

????“不可!”

????副将乔波次急忙制止他,“没有可汗的命令,我们不能撤退,少酋长忘了吗?”

????阿采当然知道他们不能擅自发出撤军的命令,必须经过可汗同意才行,这是昨天可汗在王帐内的严令,任何军队后撤都必须由他同意才能执行,这是为了杜绝各部落只考虑自己本部利益而擅自撤退,在大战之时会引发全军溃败。

????他恨得狠狠一抽战马,向后方奔去,远远听见他大喊道:“再坚持片刻,我去找可汗!”

????此时,处罗可汗也在后面观战,他怔怔地望着城下战场,尽管他知道投石机的厉害,但却没有想到竟会犀利至斯,还有那令人恐惧的烈火,粗大的撞城木也没有发挥出任何作用,被大火烧毁。

????这时,一名侍卫禀报道:“可汗,阿采将军紧急求见!”

????“不见!”

????处罗可汗断然拒绝了阿采的求见,他知道阿采为什么想见自己,刚刚开始战争就想撤退,这是哪家的攻城?

????“我要见可汗!”

????阿采冲开了拦截他的突厥侍卫,纵马冲到了处罗可汗面前,厉声道:“可汗,思结军队伤亡惨重,我要求立刻撤下来!”

????处罗可汗冷冷道:“攻城梯还没有搭上城墙就要撤退,这就是所谓的思结勇士吗?”

????阿采的热血涌上头顶,狠狠回敬一句,“如果思结人不是勇士,那比起连战场都不敢上的突厥人又如何?”

????处罗可汗大怒,“你敢对我无礼!”

????阿采大喊道:“你是突厥可汗,谁敢对你无礼,但思结人的命运由思结人自己决定!”

????他调转马头便向战场奔去,处罗可汗气得脸色铁青,望着阿采的背影咬牙切齿道:“小羊羔子,总有一天非宰了你不可!”

????不多时,有士兵来报,“启禀可汗,思结军队后撤了!”

????处罗可汗气得胸膛都要炸开了,这时,康鞘利低声劝道:“可汗补一个命令吧!否则会动摇军心。”

????处罗可汗无奈,只得令道:“传我的命令,暂时停止进攻,大军包围善阳城。”

????虽然思结军队在其少酋长阿采‘擅自’做主后撤的情况下得以幸免,但三万思结士兵还是死伤了近七千人,其中阵亡了五千余人,给思结部落带来了五十年来最惨重的一次伤亡。

????下午时分,突厥大军在距离善阳县十里外安扎下了大营,思结的军队驻扎在西北角,军营内点燃了几堆冲天篝火,这是在为死去的士兵火葬,连同他们的物品一起烧化,几名萨满巫师手执法杖,戴着面具在火边跳跃,口中念念有词,四周围满了死去士兵的亲人,每个人都面带悲伤。

????军队中很多都是父子兄弟或者亲戚,不少人跪下捂面失声痛哭,阿采在远处默默地望着大火,半晌,他低低叹息一声,心中的憋屈和悲伤将令他今晚彻夜难眠。

????“少酋长,回去休息吧!”身后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这是副将乔波次在劝他。

????乔波次约三十余岁,是思结酋长丹廷最信赖的万夫长,由于他为人稳重,考虑问题周全,丹廷就让他出任儿子副将,阿采太过于年轻气盛,着实令人不放心。

????阿采默默点了点头,转身走回了大帐,乔波次犹豫了一下,也跟随他走进大帐。

????“将军,陪我喝一碗酒吧!”阿采心中烦闷,想找人说说话。

????乔波次在他对面坐下,给两人各倒了一碗马奶酒,阿采端起碗一饮而尽,恨恨道:“明明知道隋军武器犀利,还命令我们没有任何防备就去攻城,分明就是想让我们去试探隋军的防御,在他眼里,我们思结人和蹚蒺藜阵的牛群有什么区别?”

????乔波次又给他将酒碗倒满,缓缓道:“我完全能理解少酋长的心情,说实话,我也认为处罗可汗从未把铁勒人的死活放在心上,不过草原的规则是弱肉强食,突厥是草原之主,如果我们不能取代它。那就只能俯首听命,这也是你父亲现在做的事情,他也不愿出兵,但没有办法,我们距离突厥太近,如果不出兵,我们的牧场就会被他夺走。”

????阿采沉默片刻道:“可同样是铁勒人,拔野古仆骨和回纥只肯出兵五千人,那个草原之主不也拿他们没有办法吗?”

????乔波次摇摇头,“他们三个部落来得太晚,如果要追究他们,南征就得取消了。”

????“将军的意思是说,以后会追究他们?”

????“这是肯定的,如果可汗不追究,这个草原他就管不住了。”

????“那我们呢?”

????阿采追问道:“他也会追究吗?”

????“我们和拔野古他们不一样,我们出兵三万,已经是最大的诚意,只是说可汗对少酋长的态度或许有点不满,但他不能动思结,否则突厥内部也不会容他。”

????阿采点了点头,乔波次又笑道:“不过少酋长还是要尽量给他面子,他虽然表面上不好动少酋长,但一定会为难我们思结军队,会派我们到最危险的战场去,处罗可汗心胸狭窄在草原上可是出了名。”

????“我知道了,只要他不要再为难我们,我不会再自寻没趣。”

????说完,阿采将手中一碗酒一饮而尽。

????突厥王帐内,处罗可汗也独自一人喝着闷酒,这次南征着实令他窝火,一路上都是险关要隘,偏偏隋军准备充满,每一次攻打都令他死伤惨重,而就在刚才,他接到了兄弟步利设派人送来的快报,东线战役也遭遇不顺,隋军早有准备,竟然在北虎谷内修建了一座高达五丈的关隘,令他们难以攻打。

????这个报告着实令处罗可汗深感郁闷,东西两线都开局不顺,当然,今天思结主将公开顶撞自己,使自己难堪,这也让处罗可汗一直怒气难平,但为了大局着想,他只得将这口恶气强忍在心中。

????这时,一名侍卫在帐门口禀报,“可汗,康鞘利将军求见!”

????“让他进来!”

????片刻,康鞘利快步走了进来,单膝跪下行礼,“参见可汗!”

????“有什么事?”

????“卑职有一个建议。”

????处罗可汗想到正是康鞘利的建议使自己夺下了紫河关,他便点点头,“你坐下说吧!”

????康鞘利盘腿坐下,不慌不忙道:“善阳县本来就难以攻打,现在加高加固,隋军又有了充分准备,就算围城也不会有什么结果,我建议可汗转而去打娄烦关。”

????“难道楼烦关就容易攻打?”

????“回禀可汗,楼烦关主要是防御南方,地势北高南低,从南面进攻十分困难,而从北面进攻却十分平坦,虽然隋军对娄烦关也加高加固,但相对于攻打善阳城,还是要容易一点。”

????其实处罗可汗也想打娄烦关,攻破娄烦关,骑兵便可以席卷并州了,只是不拔掉善阳县,自己的后勤补给怎么办?他一时沉吟不语。

????康鞘利明白处罗可汗的担忧,笑道:“我们现在还有二十万大军,可汗可以兵分两路,一路继续围困善阳县,另一路则南下攻打娄烦关,横扫并州,卑职觉得十万铁骑就足够了。”

????康鞘利的建议令处罗可汗怦然心动,这确实是一个很不错的方案,骑兵最大的优势就是行军速度快,一旦隋军想进攻北路大军,南下的大军便可以立刻杀回来,和隋军决战的机会就来了。

????想到这,处罗可汗缓缓点头道:“这个建议值得一试,不管要不要南下,但先攻下娄烦关有利于振奋士气,我给你五万军队,务必给我攻下楼烦关!”(未完待续。)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