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94章 大战在即-江山战图 ag捕鱼王官网|开户,ag平台注册|HOME,ag视讯打法|平台

江山战图

第994章 大战在即

第994章 大战在即2017-11-13 11:52:7Ctrl+D 收藏本站

????隋军大营内,房玄龄快步走到了中军大帐前,几名站在帐前的士兵连忙闪到一旁。

????“大帅在吗?”房玄龄问道。

????“大帅在帐内,军师请进。”

????中军大帐相当于军事指挥中心,既不是张铉的寝帐,也不是张铉处理公务的营帐,但大多数时候,主帅张铉都呆在中军大帐内。

????房玄龄走进大帐,只见两名从事正在沙盘上标注最新的情报,而张铉则坐在帅案前沉思不语。

????房玄龄笑道:“大帅还在想昨天那封信吗?”

????张铉在昨天收到了长安转来的一封信,是唐朝匠作监令于筠的亲笔信,于筠也是关陇于氏家族的家主,他在信中委婉地表达了他愿意效忠于北隋。

????实际上,于筠并不是第一个表示愿意和北隋合作的关陇贵族,早在几个月前,独孤顺便通过宋金刚向北隋军队提供了五千桶上好的高奴油,延安郡的高奴油井皆被独孤家族控制,不准其他人染指,由于独孤顺资助宋金刚大量钱粮,投桃报李,宋金刚也就没有动独孤家族在延安郡的产业,包括一百多口自溢油井。

????于筠的表态张铉并不奇怪,这些关陇贵族为了保住家族的财富和未来,不可能把前途命运都压在唐朝一家之上,尤其在唐朝日渐被北隋压制之时。

????张铉笑了笑,“只是胡思乱想,军师有事吗?”

????房玄龄回头对两名从事使个眼色,两名从事便退了下去,张铉有点奇怪,便问道:“出什么事了?”

????“刚刚接到长安的消息,独孤顺在街头被刺杀了,一箭射穿头颅。”

????张铉一怔,“是何人所为?”

????“殿下应该知道。”

????张铉立刻反应过来,“难道是秦王府的玄武火凤?”

????长安情报署早就知道李世民筹建了新的玄武火凤,甚至其中一名刺客便是长安情报署的成员,被玄武火凤招募进去,便使得长安情报署可以随时知道玄武火凤的情况。

????“你能确定是玄武火凤所为?”

????“当然!”

????房玄龄冷笑道:“就是我们在玄武火凤的探子出手射杀了独孤顺。”

????“那李渊是什么表现?”

????“还能怎么样,李渊声嘶力竭要严惩凶手,还下旨三堂会审此案,不可谓不重视,可笑刑部最后却把责任推给了宋金刚,说是宋金刚派人刺杀,而李渊也默认了这个结论。”

????张铉负手走了几步,又问道:“那李渊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他为什么要铲除独孤顺?”

????房玄龄把长安送来的情报递给张铉,“上面没有说,但我也能猜到一二。”

????“军师不妨说说看。”

????“天下帝王心思无非是‘权利’二字,李渊也不例外,我知道长安朝廷的财力日渐枯竭,入不敷出,这种情况下,李渊不打关陇贵族的主意是不可能的,尤其独孤家族号称天下第一豪富,手中握有的财富难以计数,拿独孤家族开刀就不奇怪了,这是其一。”

????房玄龄笑了笑又继续道:“其二便是独孤顺暗中资助宋金刚让李渊感到了背叛,其实资助宋金刚本身问题不大,李渊最多是恼怒而已,但真正让李渊害怕的是这种背叛苗头,他担心独孤顺再继续和我们暗通款曲,杀了独孤顺既可以制止这种苗头滋生,同时也能给其他关陇贵族敲警钟,李渊思虑深渊,绝非一时冲动所为。”

????“那军师觉得有用吗?”

????“牟利或许有用,关陇贵族应该会乖乖地缴纳钱粮,但真要让关陇贵族从此没有异心,我觉得这是缘木求鱼,李渊把方向弄错了。”

????张铉点点头,“军师说得不错,只要军政强大,何愁关陇贵族不归心,以杀止杀只怕关陇贵族会更加离心。”

????“微臣建议殿下不妨静观其变,与其去拉拢不如让他们自己来投,那样会更好处理。”

????张铉微微一笑,“军师是让我高坐钓鱼台么?”

????“正是此意,当当姜太公,说不定还能钓到大鱼,比如于筠之流。”

????两人一起大笑起来。

????就在这时,帐外有军士禀报:“启禀大帅,斥候发现重要情况。”

????张铉一怔,问道:“斥候在哪里?”

????“就在帐外等候。”

????“带他进来!”

????片刻,几名士兵将斥候旅帅李文耀带了进来,李文耀单膝跪下行礼,“斥候旅帅李文耀参见大帅!”

????“你们发现了什么重要情况?”

????“启禀殿下,我们在程侯山抓到了三名突厥探子,从他们身上搜到了几幅地图,殿下一看便知。”

????说完,李文耀将几卷羊皮呈上,张铉接过羊皮打开细看,这时,旁边房玄龄问道:“你们怎么会在程侯山巡哨?”

????“启禀军师,我们原本是在程侯山西面探查情况,几天前接到东面斥候弟兄的消息,说程侯山一带发现突厥骑兵,我们便赶了过来,结果在西面官道拦截住了三名突厥巡哨,他们招供说自己奉命去忻口查探地形。”

????这时,张铉快步走到沙盘前,对着手中羊皮卷细看,房玄龄见张铉神情有异,便让李文耀在帐外等候,他慢慢走到沙盘前问道:“殿下发现了什么?”

????“军师看看羊皮卷便知。”

????房玄龄结果羊皮卷,只见上面画着一副画,一座峡谷,下面是河水奔流,在峡谷上有一座土坝,旁边还有数据,房玄龄眉头不由一皱,“突厥人想在滹沱水筑坝?”

????“军师再仔细看看图画的方位。”

????房玄龄又仔细看了看,顿时醒悟,“这是在峡谷北面画的图!”

????张铉点点头,“问题就在这里,滹沱水势太急,骑兵根本过不去,那么突厥探子是怎么去北面的?”

????“殿下觉得呢?”

????张铉用木杆指了指忻口旁的大山,“我觉得他们是从山上翻过去的。”

????“可战马怎么过去?”

????“战马没有过去,一人在南面山下看马,另外两人翻过大山去了北面,在峡谷北面绘制了这幅图,上面还有丈量,河水宽二十丈,深及一人,筑坝二十五丈,附近泥石丰富,军师明白他们的意思吗?”

????房玄龄点点头,“在北面筑坝,断流滹沱水,然后数万骑兵便可以从峡谷北入雁门郡了,这是个好计策。”

????张铉用拳头轻轻捶了两下木架道:“如果突厥骑兵真要北上,一场大战就难以避免了。”

????房玄龄笑道:“那么就按照原计划行事吧!”

????这时,帐外有士兵禀报,“大帅,裴将军来了。”

????“让他进来!”

????裴行俨快步走进大帐,行一礼禀报道:“大帅,汾水有异!”

????“有什么异常?”

????“汾水全部变红,弥漫着血腥之气。”

????张铉和房玄龄对望一眼,张铉立刻道:“先看看去!”

????不多时,张铉在数百骑兵的护卫下骑马赶到了汾水,刚到河边,一股刺鼻的血腥之气便扑面而来,只见汾水两边已经有数千隋军士兵,十几艘小船在河水中打捞着什么。

????一名正在河边指挥士兵打捞的郎将见主帅到来,连忙上前施礼,“参见大帅!”

????张铉指了指小船问道:“在捞什么?”

????“启禀大帅,捞上来不少死羊。”

????士兵们将几堆捞上岸的羊尸抬了过来,足足有上百之多,郎将又道:“河水里都是羊血和牛血,只有大规模屠杀牛羊才会造成这种情况。”

????张铉和房玄龄对望一眼,看来情报无误,突厥军是准备从忻口北撤了,大规模屠羊就是突厥人下定了决心。

????张铉又在河边观察片刻,这才返回了大营,他进了营门便令道:“令所有虎牙以上的大将立刻到中军大帐集中。”(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