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07章 南城突破(下)-江山战图 ag捕鱼王官网|开户,ag平台注册|HOME,ag视讯打法|平台

江山战图

第1107章 南城突破(下)

第1107章 南城突破(下)2017-11-13 11:54:47Ctrl+D 收藏本站

????裴行俨一转头,忽然看见了躲在暗处的王世充,他认出了王世充,顿时心中大喜,拨马向王世充冲去,“王贼,哪里走!”

????王世充叫苦不迭,催马便沿着城墙奔逃,但只奔出数十步,头顶上一个人影从城头一跃而下,如一只展翅雄鹰,原来沈光见裴行俨要抓王世充,他心中大急,这是他的功劳,怎能让裴行俨夺走,他看准时机从城头一跃而下,正好落在王世充马后,不等王世充反应过来,沈光早已抱住他的腰,两人一起翻落下马,王世充拼命挣扎,却被沈光狠狠一拳击中了太阳穴,顿时被打晕过去。

????沈光用脚踩住王世充后颈,对杀来的裴行俨大喊道:“裴将军,此贼是我诱入瓮城,将军若要此功,我送给将军!”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裴行俨只得苦笑一声,勒住战马道:“沈将军的功劳我当然不会抢,恭喜沈将军活捉了王贼!”

????这时,三千隋军先锋已经杀进了瓮城,王世充的侍卫死的死,降的降,骑在马上者再无一人。

????这时,一队骑兵簇拥齐王张铉进入了瓮城,张铉刚刚得到消息,王世充就在南城,已被隋军擒获,这倒出乎他的意料,不等主力进城,他先率一队骑兵进城查看情况。

????沈光拎着王世充向张铉马前一扔,王世充"shen yin"一声,慢慢苏醒了,他只觉头痛得要炸开,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只见周围都是战马强健的四肢,他知道自己已落入隋军手中,就不知眼前大将是谁。

????“王将军,别来无恙?”

????头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王世充浑身一震,慢慢抬起头,只见张铉正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目光透出一种冰冷的寒意。

????王世充心中哀鸣,低头不敢吭声。

????张铉又冷笑一声又问道:“你为何在这里?”

????王世充长长叹口气道:“听说殿下已到洛阳,王世充特来城门处迎接。”

????两边士兵忍不住一阵大笑,张铉也忍俊不住,微微笑道:“看来你还有自知之明,怎么样,要我杀进城,还是你自己命令全军投降?”

????“殿下可饶我一命?”

????张铉淡淡道:“如果你想自尽以维护尊严,我会以王侯之礼厚葬,但如果你想苟活于世,那我也可以不杀你,而且封你为郑国公,继续享受荣华富贵,你的族人捐献财富后则可归田为民,但我有条件!”

????王世充颤抖着声音道:“殿下请说!”

????“我要你率百官以国礼跪降于端门,献社稷于我,这个条件你可答应?”

????王世充的脸色变得惨白,这便是举国投降了,比禅让更加受辱,尊严失尽,但为了活命王世充也顾不得尊严了,连声答应。

????张铉命王世充用军符令各军出城投降,数十名被俘侍卫则奔赴各营传令,王世充的兄弟子侄已被俘,他们斗志立刻瓦解消散,纷纷率军出城向隋军投降,以求活命。

????经过一夜的忙碌,洛阳城十三万郑军已全部投降了隋军,隋军搭建了战俘营,临时收押十几万战俘,由魏文通率三万军队看守,张铉则亲率七万隋军进城,完全接管了洛阳城。

????此时天还没有大亮,绝大部分洛阳居民都不知道王世充已经灭亡,大街小巷依旧实行戒严,只有一辆辆马车将王世充的文武百官送进了皇城。

????卯时三刻,端楼上的景阳钟敲响了,低沉的钟声传遍全城,这是只有皇帝登基或者驾崩才会敲响的大钟,意味着国家出了大事。

????此时,朝霞已将洛阳城染成金黄色,数十万洛阳民众终于发现隋军进城了,戒严随即解除,数十万民众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纷纷走出家门聚集在天街两边,人声鼎沸,笑语喧天,热闹异常。

????这时,两万隋军骑兵护卫齐王张铉从定鼎门缓缓入城,旌旗招展,雄壮的军姿引起天街两边民众的一阵阵欢呼,当张铉向洛阳民众挥手致意时,欢呼声顿时响彻天际。

????“万岁!皇帝陛下万岁!”

????数十万民众激动得振臂高呼,他们已经顾不得僭越礼仪,高呼张铉为皇帝陛下,在天下人心中,张铉早已是名副其实的天子帝王。

????这时,端门开启,数百名郑国的文武官员在王世充的带领下缓缓走过天津桥,向天街走来。

????王世充已经摘掉了冠冕,脱掉龙袍,身穿素衣,脖子挂着玉玺绶印,双手捧着一盆土,终于跪在桥头,他身后的数百名文武官员也同样穿着素服,跟着王世充跪下,这就是亡国之君和亡国之臣进行举国投降的仪式。

????这种献国投降仪式不仅对王世充,对每个人都是一种奇耻大辱,但为了能活下去,为了能赎罪,他们只能忍受耻辱。

????隋军骑兵在天津桥五十步前缓缓停下,张铉催马上前,冷冷地望着王世充,王世充匍匐走了两步,高高举起手中土盆,颤声道:“罪臣王世充冒犯天威,特向齐王殿下请罪,愿举伪国投降!”

????‘伪国’两个字王世充说得格外艰难,因为北隋不承认郑国,他也只能自称伪国,强烈的羞耻感使王世充如万箭穿心,他低下头,泪水涌了出来,这一瞬间他甚至有了一种宁可死也不投降的懊悔,但此时就算他选择死也不可能了。

????两名隋军士兵上前,接过了他手中土盆和印绶,张铉这才道:“汝违逆天意,建立伪国,登基伪帝,其罪当诛,念尔迷途知返,主动弃伪国投降,本王可赦免你死罪,封荥阳县侯,长居中都,好好闭门思过吧!”

????“微臣谢殿下天恩!”

????又上来两名士兵,将王世充扶走了,当王世充刚走,大群士兵冲进了百官之中,将段达杨公卿张童儿王隆王世恽王世伟王行本王德仁杨汪等等二十几名罪大恶极的文武官员揪了出来,随即有官员上前一一列数他们的罪恶。

????二十几人吓得大喊,‘饶命!’

????张铉肃然道:“王世充虽是首恶,但他是君主,君主可有不杀之选,尔等助纣为虐,戕害百姓,手上血债累累,不杀天理不容,推到城头问斩,以人头向洛阳民众示众。”

????众士兵如狼似虎,将二十几人拖走,任凭他们杀猪般地哀嚎饶命,依旧无济于事,声音渐渐远去了。

????这时,其他百余名官员更是吓得浑身发抖,张铉又催马上前对他们道:“你们中间有的人早已投降北隋,北隋会委以重用,或许也有人想去效忠唐朝,我不反对,也不阻拦,你们甚至还可以回乡去养老安享晚年,但有一个前提,凡在伪郑期间得到除俸禄以外的不义之财必须如数上缴,然后你们便可以自由离去,各位明白了吗?”

????众人纷纷磕头谢恩,士兵们便带他们下去,各自去计算自己的不义之财,两名士兵将户部尚书崔文象带了上来,崔文象满脸羞愧,低下头一言不发,张铉看了他半晌道:“你父亲愧对先祖,已在崔氏祠堂悬梁自尽,你知道吗?”

????崔文象低低叹了口气,“我知道得罪殿下极深,殿下若要杀我,我毫无怨言!”

????“得罪?”

????张铉冷笑一声道:“恐怕你还没有得罪我的资格,我不会杀你,你的命运由家族决定,你走吧!”

????崔文象一言不发,向张铉躬身行一礼,转身便离去了。

????站在远处的裴行俨低声问司马贾润甫道:“贾司马,崔文象这种小喽啰杀不杀确实也无所谓,不过殿下为何要放过王世充,卑职真的不明白,此人野心极大,今天认罪,明天他抓住机会又会造反了,殿下为何饶他,还封他县侯?”

????贾润甫微微笑道:“崔文象虽然卖兄求荣,品德卑劣,但他毕竟没有做过戕害百姓之事,而且又是王妃姑表兄,殿下须给卢家和崔家一个面子,至于王世充,将军知道自古以来对待投降君王是怎么处置吗?”

????“卑职不太懂,请司马明示!”

????“这种投降君王当场杀之,会造成不良影响,历朝历代的做法都大同小异,一定会封官赐爵,但最后他们都活不过一年,会以各种各样的原因死去,就算当年文帝宽容陈叔宝,但文帝也会在自己驾崩前毒杀陈叔宝,殿下心如明镜,他知道王世充仇家太多,就算我们不杀他,他的仇家也绝不会放过他,所以裴将军一点不用担心,王世充绝对活不过一年。”

????裴行俨默默点头,“卑职明白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