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33章 霍邑商队-江山战图 ag捕鱼王官网|开户,ag平台注册|HOME,ag视讯打法|平台

江山战图

第1133章 霍邑商队

第1133章 霍邑商队2017-11-13 11:55:23Ctrl+D 收藏本站

????西河郡位于并州中部,北接太原郡,南邻临汾郡,在并州十五郡中,它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小郡,它的西面是巍巍吕梁山,东面则是连绵的太岳山和中条山,郡内九成以上土地都横亘着高大雄峻的山脉,而汾水从重重大山中纵穿而过,成为了沟通并州南北的重要水运通道。

????而汾水千万年冲刷出来的峡谷也形成了一条贯通南北的陆路,唯一的官道便修建在这条长近百里的峡谷之中,这便是极具战略地位的雀鼠谷,它像一条长长的细线,将北面的太原郡和南面的晋南四郡系在一起,如果剪断这条线,也就剪断了并州南北之间的联系。

????虽然在崇山峻岭中还藏有无数条沟通南北的小道或者秘道,但能够行走辎重大车的官道却只有这一条,对于军队,对于商人,几乎对所有出行的人,这条谷道便是晋中沟通的南北的生命线。

????雀鼠谷北起西河郡和介休县,南至临汾郡北部的霍邑县,最宽处足有数十里,但最窄之处只有两里,近百里长的谷道中分布着几个重要的战略要地,一个是介休县,他是雀鼠谷的北大门,它的重要性不在于地形,而是因为它是南北道中极其重要的物质中转站。

????第二个便是阴地关,西河郡和临汾郡就是以它交界,它是矗立在两座大山夹缝中的一座关隘,长只有两里,城墙高大坚固,地势十分险要,这里也是整个雀鼠谷的最窄之处。

????李渊从太原起兵后,之所以能顺利通关雀鼠谷,是因为当时阴地关的守将是他的人,所以兵不血刃地过了关隘。

????第三处险要之地便是霍邑县,霍邑县位于晋中和临汾两座盆地的交界处,扼守住了南来北往的必经官道,县城右面是巍巍高山,左边则是开阔的山谷,深达十余丈,如一条玉带般的汾水便在山谷中蜿蜒流淌,南方流去。

????雀鼠谷的战略位置如此重要,唐军也在这里布下了重兵防御,分别在介休阴地关和霍邑各部署了三千军队,由并州总管统一指挥。

????霍邑县的主将是谢映登,谢映登和王君廓王伯当并称为太原三将,长年驻守太原郡,都是李建成的派系,但突厥战役中李建成违抗朝廷命令并擅自和张铉合作终于触怒天子李渊。

????战后,李渊便开始清理李建成的军队,并州三将都被降职打压,王伯当被调去训练民团,王君廓则被调到上郡参与围剿宋金刚,而谢映登则被贬为霍邑县守将。

????随着时间流逝,他们三人的命运又有了变化,王伯当被调为李建成的侍卫主将,跟随李建成去各地巡视,王君廓则改换门庭,被秦王李世民封为骠骑将军,这次率两万军跟随裴寂前来太原。

????只有谢映登似乎被遗忘了,他在霍邑县已一年有余,却没有任何人过问他,更让谢映登难以忍受的是,两个月前裴寂派一名心腹来霍邑县巡视城防,态度恶劣并暗中向谢映登索贿,索贿不成便写信回去告了谢映登一状,裴寂大怒,立刻将谢映登从中郎将再降为郎将,并任命他的心腹为霍邑县防御使,主管霍邑县的防御,从而架空了谢映登。

????谢映登愤怒向李叔德投书申辩,但一连两封申辩信都如石沉大海,没有任何消息,这便使谢映登彻底绝望了,每天只管在自己的帐中喝酒,不再过问任何军务。

????这天中午,一支商队从南方缓缓而来,这支商队由数百匹骡子组成,满载着打包的货物,他们打着商号旗帜,还有数十名骑马带刀护卫,看得出他们是不是散客小商队,而是有背景后台的大商队,这在并州商道上也不常见。

????自从周王朝军队占领了上党郡和长平郡后,便开始着手剿匪,一连剿灭了太行山和王屋山系的大大小小数十支山匪,没有了山匪的困扰,并州的商队开始迅速兴起,几家老字号商行也纷纷扩大规模,大量从北海郡购买畜力行骡,每天行走在并州商道上的商骡有上万头之多。

????霍邑县南城门十分热闹,农夫货郎脚夫以及从城内驶出的华丽马车,数十名守城士兵大声喝骂,维持着城门口的秩序。

????这时,有士兵看到了远处逶迤而来的商队,向城头大喊一声,“有商队!”

????守城门士兵们顿时兴奋起来,望着远处的商队窃窃私语,按照惯例,这个时候他们都能赚了个百十文的酒钱,早有士兵飞奔去禀报金参军了。

????金参军全名金炯,并州龙泉郡人,是相国裴寂的一名幕僚,这次跟随裴寂来太原主持防御,他被裴寂任命为参军,前往雀鼠谷三地巡查防御,他在霍邑县向谢映登索贿不成,便写信给裴寂,告发谢映登疏于防守,这让裴寂十分恼怒,便任命金炯为霍邑防御使,取代了谢映登。

????坦率地说,霍邑县的守军更喜欢金炯,而不太喜欢谢映登,谢映登虽然武艺高强,但他对士兵们训练十分严格,士兵身体常年处于疲惫之中,而且谢映登管理军纪十分严厉,严禁手下勒索往来商人,也不准守城将士接受商人贿赂,而霍邑县偏偏是商队必经之路,守城将领们却捞不到任何好处,日久天长,中下级将领便渐渐对谢映登心生不满。

????而金炯却恰恰相反,他对军队放任自流,不仅取消了日常训练,而且在接受了下面将领的贿赂后,便对中下级将领虚报士兵人数吃空饷睁只眼闭只眼,对往来的商人更是肆意敲诈,他吃肉,下面人喝汤,大家皆大欢喜。

????不多时金炯便闻讯匆匆赶来,这时,商队已经到了城下,士兵们正挨个检查货物,唐军也同样严禁商队贩运一些物品,比如生铁铜锭兵器盔甲等等,如果贩运了这些违禁品,就算再行贿也没有用,一旦被查获,商人必死无疑,甚至连原产地的县令都会被追责罢免。

????正是这个原因,行贿守城军队更是不可避免,一旦栽赃被杀,货物也会被没收,天大冤情也没有地方去讨清白,所以行商利润虽大,但风险也大,尤其没有背景后台,就千万不要贩运贵重货物,否则很容易出事。

????“是哪里来的商队?”金炯高声问道。

????一名守城校尉奔来禀报道:“启禀参军,是飞马行的商队。”

????金炯一怔,飞马行是闻喜裴氏开的商行,难怪这么大的规模,还有带刀护卫。

????虽然相国裴寂是河东裴氏而不是闻喜裴氏,不过他们都是一个祖宗,关系也十分密切,金炯倒不敢对他们下手,这时,几名士兵跑上来向城头高声禀报道:“启禀参军,已经搜查过,都是布匹和染料,没有违禁品!”

????“放他们进城!”

????放商队进城就意味着这支商队不用交买路钱,尽管金炯心中也颇为不甘,但没有办法,这是裴家的商队,他不能不给裴寂面子。

????士兵们纷纷让开道路,商队开始缓缓进城,一头骡子挨着一头骡子,背负着沉重的货物走进了城洞。

????金炯从城门口下来,他看见了数十名带刀护卫,眉头不由一皱,骑马带刀之人可不允许进城,就在这时,一名老胖胖的中年男子走上前躬身笑道:“金参军还记得小人吗?”

????“你是——”

????“参军可能忘记了,去年参军和裴相国来东市百工首饰店,就是小人接待的参军,参军还有印象吗?”

????“你你姓杜。对不对?”金炯终于想起来了。

????“小人正是百工首饰店掌柜老杜。”

????“原来是杜掌柜,怎么,不在首饰店做了?”金炯笑问道。

????“回禀参军,百工首饰店也是裴家的产业,小人今天被调到飞马商行任副执事,这次带六千匹上好细麻和八百锭染料去太原城,这些护卫都是裴家家丁,对我们商队至关重要,还请金参军多多关照。”

????话到礼到,一锭黄金便塞进了金炯的手中,金炯微微掂量一下,大约重十两,这个收获不错,他立刻笑呵呵道:“在外面谋生都不容易啊!好吧,这次就算了,咱们下不为例!”

????“多谢金参军。”

????黄金进了口袋,金炯一挥手,八十名护卫家丁也跟着商队进了城,近千头健骡,两百名伙计和八十名家丁,很快便将几家客栈挤爆了。

????虽然尉迟恭的军队出现在太原城附近,但消息还没有传到霍邑县,霍邑县暂时还没有进入战争状态,多年的平静生活使这里的民众和守军都有一点居安忘危,这么大规模的一支商队就这么轻易地进了霍邑县。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