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15章 废储之争(三)-江山战图 ag捕鱼王官网|开户,ag平台注册|HOME,ag视讯打法|平台

江山战图

第1215章 废储之争(三)

第1215章 废储之争(三)2017-11-13 11:57:16Ctrl+D 收藏本站

????李建成走了一段这辈子最漫长的旅程,从陇西郡到长安约五百余里,他足足走了十天。

????李建成很清楚自己前往长安的下场,必然是废储君囚于牢,父皇不会再给自己的机会了,他唯一的希望,就是朝中大臣能说服父皇,不要在大唐生死存亡的关头再伤筋骨,大唐实在经不起折腾了,他便徐徐缓行,尽量给朝臣争取一点时间。

????这天黄昏,一行人抵达了武功县驿站,李建成便让众人驻停休息,这时天下起了小雨,略有几分寒意,李建成站在窗前,悲哀地望着窗外的潇潇细雨,这么多年,他忍辱负重去瓦岗卧底,他集结瓦岗力量帮助父亲夺取并州和关中,建立大唐江山,他励精图治处理政务,想让大唐变得更加强盛,可到头来,他却如竹篮打水,什么也没有得到,所谓的大唐太子,还不如一个瓦岗山的二当家。

????李建成已经寒透了心,为一个皇位,为了权力,他的父皇就这样把父子亲情狠狠踩在脚下,碾得粉碎。

????这时,魏征慢慢走到李建成面前,低声道:“殿下,微臣觉得还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

????“挽回?”

????李建成冷笑一声,“你觉得怎么挽回?”

????“殿下,问题出在刺杀案上,这是很明显的栽赃给殿下,我们只要让圣上明白这是栽赃,或许圣上就会改变主意。”

????“我有什么理由说这是栽赃?一切证据确凿,跟随我多年的黄鲁背叛了我,又被人灭口,我该怎么解释?”

????“问题就在这里,谁会收买黄鲁,殿下想到了吗?”

????李建成默默点头,他怎么会不知道。

????“殿下,我们说开了吧!这是楚王要谋太子之位而栽赃殿下,他的中毒也是拙劣的自己所为,撇清自己,栽赃殿下,而且还有一个重要的证据,那五千两马蹄金,殿下都已当场赏赐给了三军将士,哪里还会有余金来收买刺客?”

????李建成叹了口气,“当时我是把黄金交给王君廓去赏赐三军,王君廓已投降周朝,他怎么可能再替我辩护,就算他肯辩护,父皇也不会相信他的话。”

????“殿下,问题是殿下要把真相说出来,要把这些告诉圣上,微臣相信圣上会明白真相。”

????李建成摇摇头,十分伤感地说道:“他不会明白,他只想着自己的皇位,就算他心里明白也一定会废了我,这个机会他等待已久。”

????“殿下!”

????魏征跪下了下来,泣道:“这不是为了殿下自己的利益,是为了大唐,我们大唐已经风雨飘摇,再也折腾不起了。”

????李建成浑身一震,他慢慢走出窗前,望着窗外冷风细雨,他的泪水从眼角滑落,“为了大唐!”

????这时,王伯当出现在大门前,低声道:“殿下,陈相国派人来了,紧急求见殿下!”

????李建成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他还沉浸在国破家亡的忧心之中。

????魏征忍不住提醒道:“殿下,是陈相国派来的人,一定有京城重要消息,见见吧!”

????李建成慢慢反应过来,默默点了点头,见或是不见,又有什么区别呢?陈叔达能给他什么消息。

????片刻,一名年轻文士被领进房间,躬身行礼,“仲方参见太子殿下!”

????李建成认识此人,是李叔达的孙子陈仲方,是陈叔达十几个孙子中最有才学之人,目前在国子学读书。

????“原来是仲方,请坐吧!”

????陈仲方不敢坐下,继续站着道:“祖父让晚辈把一封信交给殿下!”

????说完,他取出一封信呈给了李建成,李建成坐了下来,他没有急着看信,而是问道:“现在朝廷的情况如何?”

????“朝廷很平静。”陈仲方不知该怎么说,但他还是说出了让李建成黯然伤神的话。

????李建成半天没有说话,朝廷很平静,也就意味着没有人替他伸冤,没有人替他呐喊,就像一群冷漠的看客,眼睁睁地望着天门上的闸刀落下。

????但李建成只是稍微哀怨,便立刻明白了,大臣们不是不替他鸣冤说情,而是他们对大唐已经没有激情了,没有了希望和激情,哪里还有勇气顾及大唐太子的废立。

????李建成心中叹口气,取过陈叔达的信,打开细细看了一遍,陈叔达倒是替他考虑,建议他学习秦王,去汉中拥兵自立,陈叔达推断长安不久就会有重大变故发生,那时还有重振大唐的机会。

????虽然陈叔达没有明说是什么重大变故,但李建成也猜得到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指的是谁?到他们这个级别,什么事都不用直接说出来,大家心知肚明。

????尽管陈叔达的建议还算不错,汉中军队掌握在李孝恭手中,只要李孝恭不把自己送进京,父皇就不敢轻举妄动,但这样一来,大唐就彻底一分为三了,这不是李建成想要的结局。

????他现在根本不稀罕这太子之位,他只是满腹冤屈,不愿背上一个弑父杀弟的罪名。

????李建成将陈叔达的信扔进香炉里烧掉,又问道:“陈公子要回去复命吗?”

????“是!祖父还在等晚辈的消息。”

????李建成随即写了一封信,递给陈仲方道:“这封信交给你祖父,你回去再告诉他,他的好意我心领了,但为了大唐社稷,我必须去长安。”

????“晚辈明白了,这就告辞!”

????陈仲方深深行一礼,便告辞而去了,李建成把陈叔达的信给了魏征,魏征低声道:“殿下,其实去汉中,真是不错的建议。”

????李建成淡淡一笑,“我会在意一个太子之位吗?我要让父皇明白,真正想谋他皇位的人不是我,若去了汉中,我就永远也洗刷不了冤屈了。”

????魏征默然,李建成沉思片刻对他道:“王珪已经被抓下狱,父皇虽不会杀我,但绝不会放过你,趁抓捕我的军队还没有来,玄成走吧!”

????魏征苦笑一声,“我能去哪里?”

????李建成注视他缓缓道:“去中都,那才是你该去的地方,以你的才华,迟早能做到相国。”

????魏征泪如泉涌,跪了下来,“殿下待微臣恩重如山,在危难之时,微臣却弃主而去,岂不被天下人耻笑?”

????李建成连忙扶起他,“这不是弃主,而是逃命,刚才我说了,父皇不敢杀我,但一定会酷刑施于你身上,最后还会把所有的罪名都栽在你头上,你必死无疑,你且留着有用之身,将来我若为闲民,我们再摆酒相聚吧!”

????魏征心里也明白,如果他再不走,一旦李渊派来的人赶到,他就真的死定了,他含泪拜了三拜,连夜骑马离开驿站,向北方西平郡方向奔去。

????魏征虽然逃走了,但王伯当却坚决不肯走,李建成撵不走他,也只得罢了。

????天刚亮,大将史万宝率领三千虎贲骑兵赶到了驿站,将驿站团团包围,史万宝厉声大喊:“请太子殿下出来!”

????李建成走出驿站大门,见军队杀气腾腾,便冷冷问道:“史将军,你这是什么意思?”

????史万宝高举一面金牌,喊道:“奉天子金牌令,请殿下速跟微臣去长安!”

????“我现在不是去长安的路上吗?”

????史万宝一挥手,一辆三马拉拽的宽大马车飞驰而至,史万宝道:“路上不安全,由我们保护,殿下请上马车吧!”

????王伯当见车窗上装有铁栅栏,不由大怒,“殿下身为太子,你敢用囚车?”

????李建成一摆手,止住王伯当,对史万宝道:“我可以坐你的马车,其他人你放他们走吧!”

????史万宝哼了一声道:“圣上有敕令,魏征王伯当涉嫌刺杀案,须抓捕审问,其他侍卫可散去。”

????王伯当大笑一声,一挥手中长枪,“你来抓抓看?”

????史万宝不理他,对李建成道:“殿下决定吧!”

????李建成摇摇头,“王伯当将军是无辜之人,不应该抓捕,请放他走!”

????史万宝脸色一变,喝令左右道:“动手!”

????他身边骑兵早有准备,数十人催马奔上,将十几张大网向王伯当撒去,王伯当举枪挑开两张大网,迅速退上台阶,不料头顶上却已埋伏了唐军士兵,两张网迎头撒下,将王伯当扣住,王伯当自知难免,对李建成大喊道:“殿下,微臣若熬不过酷刑,必冤枉殿下,与其屈辱而死,不如微臣先走一步了。”

????李建成大惊,“伯当不可如此!”

????王伯当不肯效仿魏征逃走,便是决心为主殉难,他拔出佩剑,当场自刎而死!

????李建成悲恸万分,伏地大哭,史万宝见王伯当已死,士兵又搜不到魏征,据说昨晚就逃走了,眼看两个重要嫌疑人都没有抓住,心中懊悔万分,便令士兵强行架李建成上了马车,关上铁窗,从外面拉上车帘,三千骑兵簇拥着李建成的马车,风驰电掣向长安城奔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