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30章 唐宫政变(二)-江山战图 ag捕鱼王官网|开户,ag平台注册|HOME,ag视讯打法|平台

江山战图

第1230章 唐宫政变(二)

第1230章 唐宫政变(二)2017-11-13 11:57:37Ctrl+D 收藏本站

????天色刚亮,在天子寝宫外,李玄霸心事重重地来回踱步,他心中郁闷得简直要爆炸,这些年他就象一只被圈养在笼中的勐虎,一直生活在深宫,从来没有出兵打仗的机会,眼看着周军步步进逼,而唐军却节节败退,他心中焦虑万分,他几次向父皇表达要去战场作战,父皇虽然不反对,但却让他耐心等待时机。 .

????就这么一年年过去,一月月过去,一天天过去,父皇所说的时机却始终没有到来,听说大散关失守,皇叔李神通率军去征战,还是没有他的机会,李玄霸再次向父亲提出要求,这一次父皇倒是答应了,但还没有做出决定便病倒,这让李玄霸急得跳脚。

????李玄霸自大唐建立后便一直出任御林军大将军,实际上就是他父皇的保镖,但实际上他并没有统帅军队的能力,御林军在他的统帅下弄得一团糟,出了几次防御大漏洞。

????李渊无奈,只得任命李神符为左御林军大将军,李神符打仗虽然不行,但权力斗争却很在行,短短几个月,他便将几个御林军将军收拾得服服帖帖,他成了真正的大将军,而李玄霸的大将军名存实亡。

????李玄霸却毫不在意权力得失,他更期待自己能杀上战场,扬威天下,眼看着父皇终于答应放他出去,偏偏又在这个节骨眼上病倒了,让他怎么不急得跳脚。

????使李玄霸心急如焚的原因还有另一个藏在他口袋中的秘密,他昨天接到了皇兄李世民的来信,让他立刻启程去安定郡,就算父皇不同意,他也可以先斩后奏,但李玄霸还是想告诉父皇一声,他不愿象几个兄弟那样擅自而为。

????就在李玄霸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来回打转,这时从台阶上跑来一名宦官,正是刚才替李玄霸通报的宦官,李玄霸急上前问道:“怎么样,父皇要见我吗?”

????“如殿下所愿,圣上让殿下觐见,不过圣上病重卧床,只能说几句话就离开,不能打扰圣上休息。”

????“我知道了。”

????李玄霸一把推开宦官,快步向殿内走去,他迫不及待地要见到父亲了。

????李渊天不亮就醒来了,他平静地躺在病榻上,身体显得十分虚弱,他本来是很简单的受凉,但御医告诉他,这次感恙引发了他身体内的隐疾,所以导致病情加重,虽然引发隐疾,但整个病情并不是很严重,只要好好调养几天就能康复了。

????李渊现在并不关心朝政了,他的朝政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他只关心大散关和陇右,李神通或许能夺回大散关,但世民能不能顶住周朝十万大军的进攻,却让李渊忧心忡忡,如果世民再败,那陇右就彻底完了。

????此时李渊心中十分懊悔不该克扣陇右唐军的钱粮,虽然他对次子十分不满,但他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军队毕竟是唐军,唐军不够精锐强悍,怎么抵抗得住无比强大的周军?

????这时,三子李玄霸悄悄走进他房间,跪在他面前,握住了父亲的手,“父皇,儿臣在这里。”

????李渊慢慢抬起手抚摸儿子的头发,他那么多儿子个个野心勃勃,四子元吉为了接管金吾卫,把李高迁给射杀了,当自己不知道吗?

????只有眼前这个傻儿子对自己忠心耿耿,可惜他头脑不聪明,迟早会被兄弟们玩弄于手掌之中,让他离开京城,也是一种对他的保护。

????“玄霸,你是想去战场吧!”李渊微微笑道。

????“儿臣做梦都想,父皇,请相信儿臣一定力挽狂澜,击败周军。”

????“父皇这些年把你头勐虎关在笼子里,委屈你了。”

????“父皇,儿臣不委屈。”

????李渊点点头,“你想去哪里?”

????“儿臣想去陇右,裴元庆进攻萧关,无人能敌,十分嚣张,儿臣想去会会他。”

????“你是第一,他是第四,你没有问题。”

????这时,一名御医走上前低声对李玄霸道:“殿下,让圣上休息吧!”

????“父皇,儿臣能去吗?”

????李渊摸摸他的头,笑道:“去吧!”

????李玄霸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他重重给父亲磕了三个头,转身去了。

????待儿子走远,李渊低声道:“让宣旨官进来!”

????门口站着负责拟旨的中书舍人张渠,听到宣召,张渠连忙走进病床,李渊缓缓道:“传朕的旨意,封李道宗为右御林军大将军。”

????........

????半个时辰后,李玄霸象一头冲出牢笼的勐虎,以一种势不可挡的气势带领三百骑兵冲出了长安城,向安定郡方向狂奔而去,他生怕父皇变卦,甚至来不及回赵王府收拾东西,便打马逃离了长安。

????不过李玄霸此时尚没有成婚,没有妻儿拖累,这是他最大的优势,也是他能走得如此迅捷的重要原因。

????李玄霸刚离开长安,便立刻有人通报了李元吉,与此同时,宫中也传出消息天子任命李道宗为右御林军大将军的消息。

????这两个接连而来的消息无疑给李元吉沉重一击,如果说父皇任命何苗为金吾卫将军只是为了安插自己的人,那么李玄霸和李道宗一出一进就不是偶然了,这说明父皇已经有警惕了。

????李元吉心中又是害怕又是失望,他气急败坏地冲崔文象大吼:“这就是你的判断!现在玄霸走来,李道宗又来了,你怎么解释!”

????崔文象脸色极为难看,他知道自己小看李渊了,不过事情并没有那么坏,他冷静地对李元吉道:“李玄霸无法驾驭御林军,让李神符抓住了机会,天子只是不愿意李神符大权独揽,所以把李道宗引进来,但事情并没有恶化,如果天子对殿下有警惕,情况就不是这样了,微臣觉得这只是大散关失陷,天子的一种本能地紧张罢了。”

????李元吉怒气稍敛,又追问道:“如果父皇对我警惕,又会怎么样?”

????“一定会召殿下进宫,然后趁机囚禁。”

????“或许军师说得对,可我一直心惊胆战,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才开始?”

????崔文象劝他道:“殿下,一定要按照计划来,沉住气,不能急躁。”

????“但现在有变化了,我们计划也应该有变。”李元吉心中急躁,终于有点沉不住气了。

????崔文象沉思片刻道:“李道宗问题不大,他刚刚上任,还来不及控制军权,可以让李神符借口手续不全不准他进军营,关键是何苗,一旦殿下轻举妄动,他必然会禀报天子,殿下就危险了,我们不能功亏一篑。”

????李元吉终于冷静下来,“说到底,还要等父皇的病变,对吗?”

????崔文象缓缓点头,“按照王御医的药量,今天晚上天子就要陷入昏迷,我们机会就在今天晚上了,如果殿下焦急,不妨先换上盔甲,耐心等上几个时辰,一旦宫中传来消息,我们就可以行动了。”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