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33章 唐宫政变(五)-江山战图 ag捕鱼王官网|开户,ag平台注册|HOME,ag视讯打法|平台

江山战图

第1233章 唐宫政变(五)

第1233章 唐宫政变(五)2017-11-13 11:57:41Ctrl+D 收藏本站

????何苗年约三十岁,是天子李渊的贴身侍卫,出任千牛卫中郎将,武艺十分高强,在皇宫中武艺为第一人,名气很大,这次李渊更是直接任命他为金吾卫将军,使他成为保卫皇宫安全的关键人物。

????他确实是发现了异常,他刚刚得到消息,守卫皇城的御林军全部撤回了军营,玄武精卫接管了皇城,这让他心中感到很诧异。

????上午李道宗也向他抱怨,李神符借口手续不全不给他入职,这让何苗顿时起了疑心,由于御林军的驻地就在玄武门北面,他很自然便联想到了玄武门,立刻率领手下赶来,正要遇到王崭开启宫门。

????王崭见形势危急,喝令道:“不要理他,开门!”

????魏大明高喊一声,率领数十人前去拦截何苗,给开门争取时间。

????大门极为沉重,开启速度也十分缓慢,这时,李元吉也看见了远处的何苗,他心中大急,喝令左右帮忙推门,又急令左右发出进攻信号。

????这时,何苗已将魏大明挑于马下,催马向大门杀来,王崭见自己小舅子被杀,眼睛都红了,大吼一声,挥刀杀上,何苗冷笑一声,“乱臣贼子,死有余辜!”

????他的长枪一抖,枪尖便如梨花暴雨般刺来,王崭不是他的对手,激战不到三合,肩腿便连中两枪,就在这时,宫门终于打开,第一个冲进来的是李元吉的头号猛将尚师徒,他大吼一声,挥动百斤重的镔铁枪向何苗刺去,何苗见他来势凶猛,只得丢下王崭,挥枪迎战。

????王崭逃得性命,见自己的妻弟已惨死,不由放声痛哭,李元吉心中歉然,便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安慰,这时,玄武门已大开,八千玄武精卫杀进了皇宫。

????何苗见势不妙,虚晃一招,拨马要逃,却听一声弦响,一支狼牙箭瞬间射到,这一箭又狠又快,何苗躲闪不及,被一箭射穿了头颅,惨叫一声,当即翻身落马,远处马耀宗收起了弓箭,只要他出手,没有人能逃过他的一箭。

????李元吉见何苗已死,心中大喜,随即对侯莫陈庆道:“东宫那边我就交给你了。”

????“请殿下放心,卑职不会让殿下失望。”

????侯莫陈庆随即率领一千士兵向东宫杀气腾腾而去,李元吉又分派大家去围剿各门金吾卫,他自己则亲率三千披甲士向父皇的寝宫奔来。

????宫城内除了数千金吾卫外,其余只有数百名千牛侍卫,他们远不是玄武精卫的对手,死的死,降的降,很快便被围剿殆尽,三千玄武精卫迅速将天子李渊的寝宫包围,李元吉带领十几名心腹武士走进了寝殿,大门口迎面遇到了首席太医刘俊,他跪下眉开眼笑道:“启禀殿下,大功告成!”

????“我父皇还醒得来吗?”

????“已无药可救,虽然一时不死,但也醒不来了,最多还能坚持一个月。”

????“那就多谢了!”

????李元吉拔出宝剑,一剑刺穿了刘俊的胸部,鲜血喷了他一身,刘俊不可思议地指着李元吉,倒地死去,其余几名御医吓得魂不附体,拼命磕头求饶,李元吉却毫不留情,一剑一个,将他们悉数杀死。

????他收了剑,大步向殿中走去,宫女和宦官吓得屁滚尿流,纷纷四处躲藏,今晚负责服侍天子的嫔妃是张婕妤,她心惊胆战,带着几名宫女迎了出来,跪下哀求道:“请殿下不要惊扰圣上!”

????“我父皇还醒得来吗?”

????李元吉冷笑一声,伸手抬她粉嫩的下巴,张婕妤羞愤交加,但她又害怕李元吉杀了自己,跪在地上一动不敢动,任他轻薄自己。

????这时,李元吉想到另一个美人尹德妃给了李神符,他心中顿时恼恨万分,一把抓住张婕妤胳膊,将她向远处的偏殿拖去,张婕妤吓得浑身发抖,却又不敢喊叫,被李元吉拖进了偏殿。

????亲卫们早已习以为常,往偏殿大门处一站,隐隐只听见黑暗中传来张婕妤的哭泣声。

????好一会儿,李元吉整理好衣裤走了出来,对几名宫女道:“去服侍娘娘吧!她已经从我了。”

????李元吉发泄了欲火,这才来到父亲的病房,此时李渊中毒已深,只有微微呼吸外,已和死去没有区别了,将来只能灌米浆维持生存,就算如此,随着毒性进一步加深,他很快也会不治而终。

????李元吉走到父亲身旁,他并没有关注父亲,而是直接从父亲身边拾起一个玉盒子,打开来,里面都是调兵虎符和宣诏玉玺,李元吉得意一笑,收起玉盒,这才向父亲望去。

????半晌,李元吉叹了口气道:“父皇,唐朝内忧外患,让儿臣来替你承担吧!你就好好睡下去。”

????李元吉转身离开了寝宫,喝令道:“没有我的同意,不准任何人靠近寝宫,违者格杀无论!”

????这时,浑身是血的侯莫陈庆快步走上前,单膝跪下道:“殿下,东宫已经解决!”

????李元吉志得意满,他望着漫天星斗,竟然仰天大笑起来。

????.........

????武德六年夏,楚王李元吉发动了宫廷政变,杀了其兄长李建成全家,囚禁其父,逼迫满朝文武进宫议事,李元吉以父亲病倒无力理政为由,自立为摄政王。

????同时矫诏册封自己为东宫太子,总理国事,百官被迫无奈,只得在摄政荐表上一一签字画押,承认了李元吉的摄政王地位,李元吉随即下达了第一道摄政王敕令:在关中征兵十万。

????相国陈叔达得知东宫发生惨案后,不由仰天恸哭,直至哭得晕倒在地,几名官员将他送回府内,陈叔达躺在床榻上一病不起。

????黄昏时分,柴绍乘坐马车来到了陈叔达府中,孙子陈仲方在门口迎接,他快步上前行礼,“参见驸马!”

????“你祖父怎么样?”柴绍关切地问道。

????“祖父已经醒来,到现在水米未沾,恳请驸马也劝劝祖父。”

????“我明白,先让我去看看他吧!”

????“驸马请!”

????柴绍跟随着陈仲方来到内宅,在病房前稍等片刻,只听里面陈叔达哭道:“是嗣昌来了吗?”

????柴绍吓一跳,也顾不得继续等候,连忙走进病房,只见陈叔达披头散发,身上盖着被褥,孙子陈仲方和一名侍妾将他扶了起来,陈叔达一把抓住柴绍的手便痛哭起来。

????“是我害了太子,是我害了太子全家啊!”陈叔达哭得泣不成声。

????柴绍轻轻拍他的手,好言相劝,“这不是相国的错,权力斗争就是这么残酷,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来是想告诉相国,今天平阳公主见到天子了。”

????陈叔达的哭声嘎然而止,抬头红通通的眼睛,嘶哑着声音问道:“天子怎么样了?”

????柴绍的妻子平阳公主是李元吉的胞姐,为人十分刚烈,她今天持剑硬闯进了天子寝宫,柴绍摇摇头道:“圣上还活着,只是无法再醒来了,给圣上看病的御医全部被李元吉杀了,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听说圣上还活着,陈叔达心中稍稍好受一点,他咬牙切齿道:“我做梦也想不到,李元吉竟然如此丧心病狂,弑兄囚父,他以为暂时不登基就可以减轻他的罪恶吗?”

????“还有占母!”

????“什么!”陈叔达一下子惊呆了。

????柴绍摇摇头道:“公主也只是听说,没有确实证据,说昨晚尹德妃被送去李神符府中,张婕妤被楚王强行霸占了。”

????“畜生!”

????陈叔达愤怒得破口大骂,“他连畜生都不如,父亲尚在世,他就霸占庶母,他....他.....”

????陈叔达气得剧烈咳嗽起来,柴绍连忙替他捶背,“相国不要气了,为这种人气坏身体不值得。”

????陈叔达点点头,“驸马说得对,我要保住身体,好好看一看他最后是什么下场,这下子张铉找到攻唐的借口了。”

????柴绍沉吟一下道:“我听说昨天黄昏时,温彦博就离开长安城走了,相国不觉得蹊跷吗?”

????陈叔达一怔,“你的意思是说,温彦博提前得到消息了?”

????柴绍冷笑一声,“岂止是提前得到消息,我怀疑张铉早就知道李元吉要发动宫廷政变,要不然怎么会那样巧,在这个节骨眼上攻陷大散关,把李神通大军调去了扶风郡,李元吉就有了宫廷政变的机会啊!”

????陈叔达沉思良久,点点头道:“你说得对,这就是张铉明明占据了绝对优势,却要停战一年的根本原因,他就在等大唐烂了根基,然后再出手,也好,就让大周帝国统一天下吧!这种肮脏的政变,就让它被战争的烈火焚尽吧!”

????说到这,陈叔达又握住柴绍的手,“嗣昌,你走吧!你是驸马,张铉不会放过你的。”

????柴绍点点头,“我就是来和相国告别,我和公主已经决定今晚带着孩子离开长安了。”

????“嗣昌要去哪里?”

????柴绍笑了笑,“准备向南走,我想天下之大,总有我们一家人容身之地吧!”

????“好!我祝嗣昌一路平安。”

????“相国保重身体,只要坚持原则,不向奸佞妥协,保护民众利益,张铉一定会再启用相国,如果将来相国当了一郡太守,我会带着妻儿前去投奔。”

????“说得好,我一定要保重身体,希望我们还有再见之日。”

????柴绍紧紧和陈叔达拥抱一下,两人洒泪而别。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