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76章 粗眉大汉-江山战图 ag捕鱼王官网|开户,ag平台注册|HOME,ag视讯打法|平台

江山战图

第0076章 粗眉大汉

第0076章 粗眉大汉2017-11-13 11:31:19Ctrl+D 收藏本站

????“谁?”张铉不解地问道。¥℉,

????“就是刚才那个穿白色锦袍之人。”

????张铉想到了那个目光冷傲的中年男子,他笑问道:“那人怎么了?”

????“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不敢认,现在想一想,应该就是他。”

????伙计向两边看一看,压低声音道:“那个白锦袍的中年男子就是卢氏家族的二当家卢仪。”

????“哦——”

????张铉淡淡‘哦!’了一声,他不认识什么卢氏二当家,也没有什么兴趣,倒是那个粗眉毛男子对自己马有点过于关注,他心中警惕未消。

????伙计着实有点懊恼,自己竟然没有和卢氏二当家打招呼,白白错过一个认识上层人物的机会。

????这时,他们来到一座独院前,伙计推开院门,躬身陪笑道:“这是本店第二上等的独院,最好的独院被刚才那位爷住下了,公子就委屈住这里吧!”

????张铉见院墙足有一丈高,白墙黑瓦,大门厚实,院子里十分宽敞,种着两棵大树,大树长得郁郁葱葱,浓密的树荫把院子遮住了一半。

????房子也是上下两层,起码有六七间屋子,看起来刚翻修过,九层新,中间还有一座小天井,当中是口深井,他立刻喜欢上了这间院子。

????“很好,就这里吧!”

????他摸出一块黄金,约一两重,扔给了伙计,“这个赏你!”

????伙计捧着黄金,笑得嘴都合不拢,他居然遇到了大财主,现在一两黄金价值十三贯钱,足够小户人家生活半年了。

????伙计的腰直不起了,连忙牵马进了马房,添加草料和清水,又回来给水缸里打满水,他又对张铉低声笑道:“要不要我给公子找两个粉头来陪寝,保证姿色出众。”

????张铉摆摆手,“那个我不用,你倒是替我买两套好点衣服来,我这样子好像很惹人注意。”

????伙计点点头,“公子这身衣服很容易让人怀疑是逃兵,现在抓得很凶。”

????“现在逃兵多吗?”

????伙计压低声音道:“现在都不愿意去辽东打仗,逃兵多得吓死人,听说连皇帝也发了狠,下旨说抓住逃兵就杀,他亲自把血涂在鼓上,但还是止不住,据说已经逃了十几万人。”

????“有这么多逃兵?”

????“这还是最低得估算,听说皇帝向天下各地征兵八十万,到了辽东连四十万都不到,逃亡士兵一半都不止了,不敢回军府,要么逃回家,要么上山当强盗。”

????张铉点了点头,他也从一些书上看过,历史上杨广征讨高丽很不得人心,没想到连逃兵都这么凶猛,不过他现在对杨广有了新的看法,逃兵众多,杨广未必真的发怒。

????伙计笑道:“客官稍坐,我给替客官买衣服,另外我们隔壁就是很有名的酒肆,客官可以去那边吃饭。”

????张铉取出五两黄金递给伙计,“这是预付的房钱,我所有费用都从里面扣,我想先休息两天,烦请你给我送点吃食和几葫酒。”

????伙计欢天喜地走了,张铉关上院门回到房内,他数月长途跋涉,着实有点累了,只想好好先休息三天,恢复体力再说。

????他把随身的东西整理好,他的大件物品只有四样,一包二十锭的千两黄金,一把横刀,一根长枪,一块迦沙玄铁。

????其余都是小件物品,一些零碎金块,装有紫虫玉蛹的铜葫芦,以及张仲坚给他的青石经和戟法古卷,而罗士信送给他的霸王枪法,他早已深深刻在脑海中,枪谱在出发北上前夜便烧掉了。

????另外还有辛羽送给他的金指环,张铉拾起指环,轻轻抚摸上面镌刻的少女图像,他不由低低叹了口气,心中涌起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愫。

????入夜,张铉提起长枪走到院子里,现在张铉有两套武艺,一是罗士信送给他的霸王枪法,其次是张仲坚送给他的戟法,两套武艺都十分深奥,他考虑将它们悟透后,将两者融合在一起。

????不过从个人兴趣而言,他更喜欢使用长戟,他从小最崇拜的就是吕布,以及他的方天画戟,他小时候的梦想就是自己也能拥有一支像吕布那样的长戟。

????张铉此时脑海里出现了戟法十三绝的第一幅图:‘刺杀’,旁边的注释他早已熟悉得可以倒背如流,但背熟没有用,关键是悟,和青石经一样,有太多没有写在卷轴上的东西。

????比如一招刺杀就由十五种变化简化而来,可简化的前提是必须先悟透十五种变化,而古卷上却没有细节图,只有招式名,如斜刺劈空返身刺五连环等等,这些都要自己从简单的一幅汇总图中去领悟。

????张铉闭上眼睛,第一幅图仿佛在他眼前活了起来,无数根线条就是各种出击轨迹,像一团乱麻,需要他一点点去整理,去悟解。

????他低喝一声,左脚快移一步,长枪霍地从斜地里刺出,这是斜刺他又高高跃起,长枪拍打在地,一枪刺出,这是劈空。

????张铉一路上至少悟出了第一幅图的十三种变化,唯独五连环和鸡武两个变化他悟不出。

????其实鸡武这一变化尉迟恭替他想到了,就是凌空飞刺,和斗鸡相博一样,但五连环又是什么意思,尉迟恭想不出,图画上也没有,令张铉百思不得其解。

????一连两天张铉都没有出门,和他同住后院的粗眉男子自从那天出去后便没有回来,整个客栈后院就只剩他一人。

????伙计伺候得很周到,他需要什么,伙计便立刻飞奔去给他买来,而且居然很合他的心意,张铉自然赏钱也不会少给,这两天竟然是他入隋后过得最舒心的日子。

????这天晚上,张铉筋疲力尽地从水井里爬出来,盘腿坐在二楼房间里,冥思调息,慢慢恢复体力。

????他已经开始第二阶段的聚力突破,正如张仲坚所言,第二阶段确实比第一阶段容易得多。

????尽管紫胎丹带来的燥热依旧让他难以忍受,但他的力量却在一点点增加,不像第一次练功,一定要获得突破后才会陡然增加力量。

????第二次和第三次都是需要积累,积累一定时间后力量就能再上一个台阶,所以张铉每天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进步,也让他更有信心。

????忽然,门外传来‘咚!咚!’的敲门声,声音十分急促,顿时将冥思中的张铉惊醒,这是练功的大忌,虽然不至于走火入魔,但至少会让他一夜的苦练白费。

????好在他已开始渐渐收功,影响还不算很大。

????此时已经快三更了,会是谁来敲门,张铉随手抓起横刀,快步下楼向院门走去。

????这时外面又传来一阵敲门声,但声音却很低微了,张铉一把拉开门,只听咕咚一声,一个黑影一头栽倒进来。

????张铉一眼便认出了此人,正是住在另一个院子里的那个粗眉大汉,只见他浑身是血,后背腰上和腿部都有伤口。

????“救救我!”大汉低声哀求道。

????张铉转身便要去前院找伙计,但他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转而大喊道:“来人!”

????“别喊!求你了。”

????张铉又慢慢走了回来,蹲下看了看他的伤,后背和腰部是刀伤,腿部却是被长矛捅伤,张铉起身关上门,快步回屋取来伤药和布袋。

????这名粗眉大汉失血过多,若再不给他止血,他必死无疑,张铉将止血药粉撒在他的伤口上,疼得大汉浑身颤抖,却紧咬牙关一声不吭。

????张铉倒也佩服他的狠劲,便用布条将他伤口包扎好,对他道:“我先扶你回去,明天我再让伙计给你找个伤医看看。”

????“不用找医士,只要有伤药便可,多谢公子!”

????这时,外面隐隐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有人大声喝问道:“你们客栈可有受伤晚归之人?”

????只听掌柜战战兢兢道:“小店本份经营,不敢收留来历不明之人。”

????“哼!谁都说自己没问题,给我搜!”

????张铉目光凌厉地向大汉望去,大汉点了点头,“是我!”

????张铉有点犹豫了,此人来历不明,不知犯了什么事,而且地上血迹太多,一旦官兵搜到自己这里,他根本就说不清楚。

????就在这时,有人大喊:“启禀将军,罗副都督传来命令,刺客逃去了城外,让所有人去城外围捕!”

????“停止搜查,所有弟兄跟我走!”大群人奔了出去,脚步声渐渐远了。

????张铉一颗心落地,又一把抓起大汉衣襟,狠狠盯着他问道:“你是什么人,刺杀了谁?若不说,我拿你去见官。”

????大汉叹了口气道:“我刺杀了都督郭绚,可惜没有成功,但我是谁公子最好别问,否则公子会有性命之忧。”

????张铉注视他片刻,忽然拎起他向门外扔去,“给我滚出去!”

????大汉痛苦万分地站起身,对张铉道:“公子救命之恩,在下铭记于心,容后再报,告辞了!”

????他扶着墙,一步一步向自己院子艰难走去,张铉关上大门,片刻只听‘咣当!’一声,另一扇大门也关上了。

????张铉沉思片刻,此人居然刺杀幽州都督,果然不是善类,而且城外一定有同伙,把官兵骗走了。

????次日一早,张铉刚打开门,只见伙计领着一群女眷走进后院,她们居然进了昨晚粗眉大汉所住的院子。

????张铉连忙叫道:“小饼!”

????伙计跑回来笑嘻嘻道:“公子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小人!”

????“那间院子的人搬走了吗?”张铉瞥了一眼远处的几个女眷问道。

????“天不亮就结账走了,好像有一辆马车把他接走了,对了,他给公子留下这个,让我转交给公子。”

????伙计从怀中摸出一个小布袋,递给张铉,这时,几名女眷在远处院门口不耐烦地叫喊伙计,伙计赔罪一声,连忙奔了过去。

????“几位夫人别急,小人这就领你们进院。”

????张铉关上门,抽出匕首挑开了布袋上的封线,倒出袋中之物,竟然是一支小小的铜箭,只有巴掌大小,像个装饰品,铜箭正中刻了一个‘卢’字。

????翻过另一面,刻着四个字,‘军法如山’。

????张铉忽然醒悟,这不是什么装饰铜箭,这是令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