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55章 人情到底-江山战图 ag捕鱼王官网|开户,ag平台注册|HOME,ag视讯打法|平台

江山战图

第0155章 人情到底

第0155章 人情到底2017-11-13 11:32:58Ctrl+D 收藏本站

????在一棵最茂盛的大树上,一名身材高大的黑影正默默注视着元骏马车走近,如果尉迟恭从背后看见他,会一眼认出此人,正是那个中年男子。£∝,

????但他正面的模样已经变了,不再是那个满脸胡须的中年男子,而是一个容貌刚毅的年轻男子,赫然正是裴矩极为倚重的族孙裴行俭。

????裴行俭的任务是抓捕元骏,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但家主的命令就是一言九鼎,他必须不折不扣地执行。

????裴行俭见马车已经渐渐进入了埋伏圈,他一摆手,十几名黑影出现在墙头,他们手执长剑,个个跃跃欲试,等待着马车上前。

????就在马车刚刚驶入最大一棵树荫之下,元骏心中的担心终于发生了,几名黑衣人同时从天而降,落在三名随从的马上,只听三声惨叫,三名随从的尸体落地,紧接着车夫也被一剑刺中咽喉,翻身跌落马车。

????马车内,元骏也听见了惨叫,顿时大吃一惊,但他反应极快,毅然拔出剑向一名即将扑入马车的黑衣人刺去,黑衣人身体一拧,跳上了车顶。

????墙上裴行俭低声喊道:“立刻控制住马车里的人!”

????元骏猛地听出了这个声音,就是告诉自己秘密的中年男子,他顿时呆住了,马车外,十几黑衣人纷纷从墙上跳下,向马车扑来。

????但就在这时,十几名骑兵从后面风驰电掣般冲来,为首之人手执一根大铁棍,身材极为雄壮,正是尉迟恭。

????尉迟恭率先冲至马车旁,抡起手中铁棍狠狠砸去,‘啪!’的一声巨响。车窗被打得粉碎,碎木乱飞,马车上出现了一个四尺宽的大洞。

????跟在尉迟恭身后便是张铉,他双腿控马,探身向蜷缩在马车角落的元骏抓去。

????“元公子,我们是来救你!”

????元骏刚要翻身爬去前排。听见张铉这句话,他愣了一下,可就在他愣神的一刹那,张铉揪住了他的脖领,将他从马车内硬生生抓了出来。

????元骏顿时反应过来,他心中又悔又恨,举剑便砍,但他的胳膊却被一个铁钳般的手捏着,痛得他大叫一声。长剑当啷落地。

????只是兔起鹘落之间,十几名骑兵后来居上,将黑衣人眼看要到手的猎物夺走。

????七八名黑衣人大惊,一起向十几名骑兵扑来,尉迟恭抡铁棍横扫而去,几名黑衣人躲闪不及,被打得飞出一丈远,鲜血狂喷。其余黑衣人被这名骑兵的气势震慑住,纷纷后退。

????尉迟恭冷笑一声。“俺已经手下留情了,再不知趣,休怪俺打碎你们的脑袋。”

????“尔等休走!”

????裴行俭从大树上一跃而下,他的目标不是尉迟恭,而是抓着元骏的张铉,裴行俭手中短戟如一道闪电向张铉劈来。

????张铉左手按住云骏。拔出战刀向裴行俭的短戟迎击而去,只听‘当!’一声刺响,裴行俭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弹飞,后背重重撞在坊墙上,滚翻落地。

????张铉的战马也连连退了几步。他已看清了裴行俭的相貌,竟长得酷似裴行俨,看年纪估计是裴行俨的兄长。

????张铉笑了笑,“你应该好好向令弟学一学。”

????他催马喝令一声:“我们走!”

????十几名骑兵纵马疾奔,奔向另一条向南的小路,迅速不见了踪影。

????裴行俭慢慢从地上站起,他抹去嘴角血迹,呆呆地望着骑兵奔远,裴行俭恨得狠狠一拳砸在马车上,他们白白给人做了嫁衣。

????尽管裴行俭抢夺元骏失败,但他还是命令手下迅速将小路上的四具尸体收拾走,连地上的一摊血迹也铲得干干净净,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

????房间内,裴行俭单膝向家主裴矩跪下请罪,“孙儿不力,未能抓到元骏,请祖父责罚。”

????裴矩的脸上却没有恼怒之色,只是略略显得有点遗憾,半晌,他问道:“你确定抓走元骏之人真是隋军?”

????“孙儿感觉得出,他们的行事风格确实是隋军,应该不是假扮,而且他为首之人似乎还认识行俨。”

????“唉!”

????裴矩已经猜出对方是谁了,他轻轻叹了口气,“确实有点可惜了,我还是输在轻视了他。”

????“要不然孙儿去一趟李浑府,一定能破坏武川府的计划。”

????裴矩却摇了摇头,“我若是想破坏武川府的计划,又何必派你去拦截元骏?”

????裴行俭挠挠头,脑海里一团糊涂,家主既然不想破坏武川府的计划,又干嘛派自己去告诉元骏那件事。

????裴矩坐了下来,语重心长对他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张铉劫走了元骏,我相信他和我是抱着同一个目的,此人虽然年轻,却已有弈棋者的风范,你要好好向他学习。”

????“是!孙儿遵命。”

????裴矩看了他一眼又笑道:“你还想不通他抓走元骏的用意吗?”

????“孙儿愚钝!”

????“这样告诉你吧!张铉此举将彻底撕裂关陇贵族,当然,这也是我让你去抓元骏的目的。”

????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管家在门口禀报道:“启禀老爷,将军张铉在府门外求见!”

????裴矩一愣,随即慢慢笑了起来,“有趣啊!着实出乎老夫的意料。”

????他随即吩咐道:“让信公子替我去迎接张将军,请他到外书房,我换一身衣服,即刻便到。”

????裴矩又缓缓对同样惊得目瞪口呆地裴行俭笑道:“看见没有,这才是弈棋高手。”

????他转身向自己内书房走去,裴行俭微微叹息一声,他也不得不佩服张铉的胆识,前脚抢走了人,后脚就上门来了,他感觉张铉虽然年轻。可和自己已经不在一个层次上了。

????两名小丫头在前面打着灯笼,裴矩换了一件宽松的禅衣,不慌不忙向外书房走去,他其实已经想到张铉会来,张铉如果是个聪明人,他就不会与自己为敌。只是他没想到张铉会来得如此之快。

????坦率地说,裴矩心中多少对张铉有些不满,毕竟张铉两次坏了他的事,上一次是李善衡,而这一次又是元骏,不满归不满,但裴矩毕竟是久经官场的老手,他深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道理,关键不在于杀牛。而是如何把这头小牛转为自己所用。

????比如现在,张铉居然主动上门来解释,这就使裴矩看到了一线收牛的希望。

????外书房内,张铉正和裴信相谈甚欢,虽然张铉在蓟县认识了一帮名门子弟,对名门子弟有着不太好的印象,不过他渐渐也了解到名门子弟的另一面。

????比如在清河县他见到的崔元翰,在关键时给了他极为重要的情报。使他及时撤离,事后又将阿圆藏匿在府中。完全没有了蓟县时的冷淡。

????还有眼前这个裴信,谈吐渊博,知书达理,为人谦虚低调,也让张铉感觉到他极好的修养,这些家族能够百年传承绝不是偶然。

????这时。裴信忽然站起身,恭恭敬敬行礼道:“祖父!”

????张铉一回头,只见裴矩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后,正满脸笑容地望着自己,张铉心中有些惭愧。连忙起身行礼,“晚辈张铉参见裴尚书!”

????“不必客气,请坐!”

????裴矩请张铉坐下,他也坐了下来,对孙子裴信道:“你也坐下吧!”

????“是!”裴信恭敬地在祖父身边坐下。

????裴矩又让侍女上了茶,笑道:“张将军怎么会想到来找我?”

????“晚辈是来向裴尚书请教一些学问。”

????“请教学问?”

????裴矩笑着摇摇头,“我不太明白。”

????“晚辈昨天看了韩非子之说,深有感触,但又不太理解”

????“哦?张将军居然对韩非子感兴趣,不妨说来听听。”裴矩笑了起来。

????“韩非子云,国小而不处卑,力少而不畏强,无礼而侮大邻,贪愎而拙交者,可亡也!晚辈觉得似乎高句丽就犯了这个错误,裴尚书觉得呢?”

????裴矩立刻明白了,这是张铉来向自己道歉了,他哪里是说高句丽,分明就是说他自己。

????裴矩心中立刻舒服了很多,他喜欢这种含蓄,也很喜欢张铉的自知之明,孺子可教也!

????他看了一眼张铉,缓缓道:“有些事情贤侄心里明白,我心里也明白,虽然我们之间发生了一些误会,但我相信贤侄并不希望这些误会产生,我说得没错吧!”

????张铉也不再谈韩非子,他诚恳地说道:“虽然我一直很庆幸自己的愿望能达成,但我心里明白,没有裴尚书的宽容,我不可能达成愿望,再比如今天,我能坐在这里和裴尚书侃侃而谈,我心中何尝不感激裴尚书的胸怀。”

????裴矩笑了起来,“你能如此坦诚,也足见你是个光明磊落之人,你打算如何处置他,你应该知道我是指谁。”

????“回禀裴公,晚辈是坐马车而来,那个人此时就在我的马车内,如果裴公需要,我可以立刻把他交给裴公。”

????裴矩愣住了,他怎么也想不到张铉居然会把元骏带来,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裴矩注视张铉良久,才慢慢摇头道:“我不需要他,希望贤侄在事情结束就放了他。”

????“晚辈遵令!”

????裴矩沉思良久又问道:“贤侄以后有什么打算?”

????张铉躬身道:“回禀裴公,晚辈已经决定去张须陀大帅帐下。”

????“不打算去关中?”

????张铉果断地摇了摇头,“晚辈没有这个想法!”

????“是吗?这样会让某人很失望啊!”

????裴矩和张铉对望一眼,两人皆心造不宣笑了起来。

????.........

????张铉告辞离去了,裴矩独自站在窗前久久沉思不语,这时,裴信送走张铉后回来,他慢慢走进了房间,不敢打扰祖父沉思,垂手站在门口。

????过了良久,裴矩回头看了他一眼,“他走了?”

????“是!孙儿已经送他离去。”

????裴矩作为家主,一向很重视对家族后辈的培养,但亲疏有别,很多时候他也很难做到一碗水端平,比如裴行俭和裴信,一个是族孙,一个是自己嫡长孙,裴矩当然更偏重于自己的长孙。

????他摆摆手,“你坐下,祖父有话对你说。”

????裴信坐下,裴矩温和笑道:“想必我和张铉的对话,你听得一头雾水,是吧!”

????裴信点点头,“不过孙儿感觉他似乎是来道歉。”

????“道歉倒不至于,他是怕得罪我,又竖强敌,所以他要来挽回我对他的不满。”

????裴矩便将最近发生之事简单地告诉了孙子,最后叹了口道:“我原本很担心他会被窦庆拉过去,可他居然去了山东,说明窦庆并没有拉拢他成功,看得出此人非常**,绝不会轻易成为谁的附庸,其实我的本意也想让他为我所用,但现在看来他也有此心了,你说说看,我下一步该怎么做?”

????裴信没想到祖父居然征求自己的意见,他顿时有点受宠若惊,他想了想,小声建议道:“祖父把元庆忘记了吗?”

????裴矩顿时醒悟,他真把裴行俨给忘记了,裴矩点点头,赞许地道:“你的建议很好,以后就由你来关注张铉,要掌握他的动向,若有大的变动,你要及时告诉我。”

????“孙儿明白了。”

????裴矩拍拍他肩膀,“希望我的孙子不比任何人差,包括张铉。”(未完待续。。)u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