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96章 折中之计-江山战图 ag捕鱼王官网|开户,ag平台注册|HOME,ag视讯打法|平台

江山战图

第0196章 折中之计

第0196章 折中之计2017-11-13 11:33:48Ctrl+D 收藏本站

????张须陀取出一份朝廷牒文,递给张铉道:“这是兵部的表彰令,你先看一看。”

????张铉眉头一皱,居然只是兵部的表彰令,他有些不满道:“为什么不是圣旨?”

????张须陀摇摇头苦笑道:“我听说圣上原本是要下圣旨表彰,但虞世基和几个相国都劝圣上,别的通守也有剿匪佳绩,但都没有给圣旨表彰,如果只独给我们一家,会让别的将军不满,影响士气,所以圣旨就改成了兵部牒文,不过就算这样我也很满意了。”

????张铉打开了牒文,首先便看到罗士信秦琼和尤俊达三人升为武勇郎将,诸将以下赏钱三十贯,绢十万匹,张铉看到最后,关于他军队的封赏,只有尉迟恭曹嗣宁和王匡三人被封为校尉,还有十几名队正被提升为旅帅,其余封赏,由张须陀统一安排。

????关于他张铉的封赏,牒文上面却一个字都没有提到,当然,这也是张铉自己的意思,他在给裴矩的信中已把他的功劳让给了罗士信秦琼和尤俊达三人,这样才使兵部有理由封他们三人为郎将。

????张须陀叹了口气,“我知道这是你帮了我的大忙,但我并不想牺牲你的功劳,虽然兵部给他们的封赏让我满意,但对你的不公却让我难以接受,元鼎,我真的很抱歉,那天在军营,我真不该对你说那些话。”

????张须陀心中异常歉疚,他心里很清楚,兵部专门针对秦琼罗士信和尤俊达封官,就是那天自己对张铉拜托,他刚开始还以为兵部是发善心了,后来才想明白。是张铉在背后做了努力,否则韦云起为何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只是张须陀没有想到,张铉是用自己的功劳换来了三人的升官,这让张须陀既歉疚,又感动。

????张铉把兵部的牒文放在桌上笑道:“如果每打一次胜仗我都能升官,那么我现在也应该是将军了。事实上,大部分战役只赏不升,或者主帅升官,这次秦琼他们三人升官其实只是一种补偿,早该给他们升官了,但大帅却没有得到任何封赏,我觉得也很不公平。”

????“我个人倒无妨,但兵部确实对我们一向不公正,比如这次赏钱三十万。赏绢十万,如果是别的通守,最少也会把绢送过去,王世充就是这样,但我们却什么都没有,说什么路途遥远,恐遇匪徒拦截,可这话他们怎么不对王世充说去?

????让我们就近从官府中拨取。可那座地方官府拿得出这么多钱货,说到底还是对我们的漠视。”

????张铉心中大怒。这就是朝廷的赏赐?只许一个数字,其他什么都没有?简直就是一群混账王八蛋!

????张须陀看出张铉的愤怒,连忙沉声道:“和他们生气只会伤你自己,他们却不损丝毫,犯不着他们计较。”

????张铉强压住心中的愤怒,冷冷道:“我只能理解为。大帅并不是为朝廷剿匪!”

????“这话说得好,我剿匪是为了千千万万可怜的平民不再遭受乱匪涂炭,不是为了讨好他们兵部几个高官,更不稀罕什么高官厚禄,他们不给赏赐又怎么样。难道还要我张须陀去求他们吗?”

????张须陀的语气中透着愤怒和无奈,张铉终于慢慢冷静下来,沉思良久道:“大帅,卑职倒有一个建议。”

????“你说说看,什么建议?”

????张须陀把张铉从北海郡叫来,主要有两个目的,一个是感激他做出的牺牲,另一个目的就是想和他商议军队的战功赏赐问题,尽管朝廷可以口惠不实,但他张须陀却必须拿出真金白银。

????他绝不能像朝廷一样对士兵空言许诺,但他又一时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只能找张铉来一起商议,张铉表现出的政治头脑让他十分敬佩。

????张铉沉思片刻道:“其实卑职在北海郡就曾经考虑过,要想长时间激励士兵的斗志,不是靠一次两次的赏赐,必须把士兵的切身利益和军队剿匪捆绑起来,要让士兵明白,剿匪就是保卫自己的利益。”

????张须陀点点头,“这个想法我也有过,每次剿匪我都会把战利品分给士兵,其实就是为了调动士兵的积极性,打胜仗了就能赚钱发财,可惜乱匪的油水太少,粮食要军用和赈济灾民,缴获的钱也不多,每个士兵最多分几贯钱,意义不大,所以每次我都会说,剿匪就是保护自己的父母妻儿,以此来鼓舞士气。”

????“大帅有没有想过分给士兵土地?”

????“土地?”

????张须陀眉头一皱,沉吟片刻,“分配土地必须要朝廷同意,尤其要得到圣上的同意,再由户部派人下来丈量,确定分配方案,再报朝廷批准后才能得以执行,非常繁琐,我若敢擅自分配土地,后果不堪设想。”

????“大帅可以用变通的方法,比如将一些官田很便宜出售给士兵,朝廷不是给士兵赏赐吗?就让士兵用这个赏赐额度来买。”

????张须陀沉思良久,还是摇了摇头,“这个办法改变不了私分土地的本质。”

????“可除了土地之外,大帅还能用什么财产充抵三十万贯钱和十万匹绢?”

????张铉的直率让张须陀僵住了,过了良久,张须陀才低声叹口气道:“这件事让我再想一想吧!”

????张铉也明白张须陀需要时间考虑,他起身行一礼,告辞而去。

????房间里只剩下张须陀一人,他负手慢慢走到窗前,怔怔望着窗外的几株大树,心中思绪万千。

????他知道张铉的提案是很现实而且行得通,每个人士兵都渴望得到土地,而官府手中又掌握了大量的无主土地,完全可以分给士兵。

????只是他无法向朝廷和圣上交代,他也不愿意做违背朝廷规则之事。

????现实和他的原则之间充满了矛盾,他该怎么选择?

????从郡衙里出来,他的两名亲兵已经被他先一步打发回营了,张铉独自一人在大街上缓缓而行,此时天色已近黄昏,大街上依然人流如织,熙熙攘攘的人群从他身边走过。

????这时张铉感到腹中一阵饥饿,这才想起自己一天都没有吃饭了,他摸了摸腰囊,硬邦邦的有几块碎黄金。

????张铉又向四周张望一下,发现左边五十步外就有一座酒肆,生意似乎不错,他便信步走了过去。

????张铉抬头看了看高高挂在头顶上的酒幡,黑边黄底,上面写着‘春酒居’三个大字,一名酒保满脸堆笑地迎了上来,“客官是一个人吗?”

????张铉看了看酒肆二楼,笑问道:“二楼有靠窗的位子吗?”

????“有!有!客官请跟我来。”

????酒保热情地将张铉请上了二楼,二楼人不算多,靠窗边还几个空位,张铉在一张桌前坐下,笑问道:“这边有什么特色菜?”

????“小店以野味为主,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应有尽有,最特色的菜就是油焖熊掌,客官要不要来一盘?”

????“这个不用,给我来盘酱羊肉,鹿肉和烧鸡也各来一盘,再来六张肉馅煎饼,这个应该有吧!”

????“有!小店的煎饼焦黄细软,里面的肉馅美味无比,保证客官满意。”

????“有什么酒?”

????酒保苦笑一下道:“米酒没有,只有果酒,好一点有涿郡葡萄酒,不亚于高昌葡萄酒,客官要吗?”

????“给我来一壶,酒菜要快一点。”

????“好咧!客官稍坐,马上就来!”

????酒保快步下去了,不多时,另一名酒保将酱羊肉和葡萄酒送了上来,张铉给自己满了一杯酒,一口饮了,尽管酒保自诩不亚于高昌葡萄酒,但他感觉还是差远了,远远不如高昌葡萄酒醇厚,不过有酒喝就已经很不错了。

????张铉又吃了一筷子酱羊肉,细细咀嚼品味,这味道不错,这时,他忽然感觉旁边有人,眼角余光一瞥,只见一名女子静静站在他身旁,目光含笑地望着他,赫然就是渤海会的高慧。

????“原来是夫人!”

????张铉起身行一礼,一摆手,指了指对面的位子,“夫人请坐!”

????高慧带着一顶帷帽,上面有面纱遮住脸庞,不过她已经摘掉,递给了旁边的侍女,高慧坐下浅浅一笑道:“张将军居然一个人饮酒,很少见啊!”(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