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9章 再回京城-江山战图 ag捕鱼王官网|开户,ag平台注册|HOME,ag视讯打法|平台

江山战图

第239章 再回京城

第239章 再回京城2017-11-13 11:34:47Ctrl+D 收藏本站

????秦琼端起酒杯,“看来我们还真是有缘分,我和士信敬程老弟一杯。”

????说完,秦琼又给罗士信使个眼色,罗士信会意,连忙端起酒杯笑道:“程大哥,我们是不打不相识。”

????“好个不打不相识!我老程喝了。”

????程咬金不是记仇之人,罗士信又叫自己大哥,心中一点点怨恨早抛得无影无踪,便端起酒杯和两人一饮而尽。

????这时,门口出现一名随从,对徐世绩和程咬金道:“两位将军,我们要走了,请你们回去。”

????徐世绩和程咬金连忙起身和众人告辞,张铉将他们送下楼,走到楼梯口,他见四周无人,便取出一张自己名帖悄悄递给徐世绩,低声道:“假如瓦岗有变,贤弟可来山东找我,张铉一定倒屣相迎。”

????徐世绩收下帖子,不露声色地点了点头,抱拳行礼道:“多谢将军厚爱,茂公先告辞了!”

????“期待后会有期!”张铉向他行了一礼。

????徐世绩先走了,张铉又上前笑着拍了拍程咬金肩膀,“我可是你的东主,现在我不招你,等你们瓦岗解散,你小子一定要来找我,否则看我怎么教训你。”

????程咬金默默点头,难得严肃地说道:“公子放心,老程心里明白,走错了一步,绝不会再走错第二步!”

????“去吧!代我向你母亲问好。”

????“公子,我们京城见。”

????张铉点点头,“京城见!”

????徐世绩和程咬金翻身上马,迅速离开了酒楼,向城门处奔去。

????张铉一直望着他们走远,这才返回了房间。

????..........

????两天后,众人终于抵达了京城,城门口张须陀对众人道:“我们暂时分手,我去兵部报到,你们先找客栈住下来。然后通知我一声,我会来找你们。”

????众人连忙行礼,“大帅保重!”

????张须陀笑了笑,先带着亲兵进城了。众人在城外找了间茶棚吃了午饭,这才赶着骡马进了上东门。

????一股喧嚣热闹的气氛顿时扑面而来,只见洛阳比从前热闹数倍,大街到处是文士和武人,此时是二月初。从天下各地赶来参加科举的士子足有十几万人,再加上数万参加英雄会的武人,整个洛阳城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的开皇盛世。

????不过他们很快便遇到了麻烦,洛阳所有的客栈都爆满了,连寺院也住满了人,根本就找不到住处,就算花高价也未必能租到房子,要么去城外村庄,要么只能去尹阙县或者偃师县住宿。

????众人正在一筹莫展之时,张铉忽然猛地一拍额头。“看我这个记性,我怎么把那座房子给忘记了!”

????张铉说的那座宅子是南市那座曾经卖绸缎的商铺,原本是杨家的铺子,被张铉上次回京时买下,只不过是登记在阿圆的名下。

????张铉随即带着众人来到了那座商铺,商铺依旧大门紧锁,不过看得出已经清理过,张铉从马袋里找出钥匙打开了门,众人鱼贯而入。

????房子里空空荡荡,高大而宽敞。不过已经打扫过,看起来还算干净。

????罗士信打量一圈,惊叹道:“张大哥,这座铺子很大啊!”

????秦琼也打量一下房子笑问道:“元鼎。这是你的铺子吗?”

????“算是吧!不过不在我的名下。”

????张铉笑了笑,对众人道:“后院好像有牲畜棚,大家先把马匹牲畜安置好,房子很大,大家随意找地方休息!”

????众人纷纷牵马到后院去了,这时。大门吱嘎一声开了,一名家仆模样的老者走了进来,他愣愣地看着众人,半晌才问道:“你们.....是谁?”

????张铉走上前笑问道:“这座商铺是老丈清扫的吗?”

????老者点点头,“阿圆姑娘把这座商铺托给我打理,我有时会过来看看,你是——”

????老者忽然反应过来,“你是张公子?”

????张铉笑着点点头,“我正是!”

????老者知道是东家来了,慌忙行礼,“原来是东家,小老儿参见张公子!”

????“不必客气,老丈贵姓?”

????“小人免贵姓吴,叫做吴定礼,清河郡人,和阿圆姑娘是同乡。”

????罗士信在一旁笑道:“你如果是清河郡人,你应该知道这位张公子——”

????张铉知道这臭小子想说什么,狠狠瞪了他一眼,罗士信吓得吐了下舌头,“我什么都没说,我去上茅房!”

????他转身跑了,老者不解地问道:“公子也去过我们清河郡?”

????“在那里住过一阵子,我们是从齐郡过来。”

????“那就很近了,只隔一条黄河,我年轻时经常去齐郡做点小买卖。”

????张铉笑了笑又道:“我想请吴老丈帮我买点东西,不知是否方便?”

????“方便!方便!南市什么都有,公子想买什么?”

????张铉打量一圈房子,笑道:“就是买一下居家用品,比如被褥盆子家具之类,另外我想再找一个可靠的马夫,老丈帮我介绍一下。”

????吴定礼想了想道:“前面隔一条街就有一家林记杂货铺,里面什么都有,我马上去把掌柜叫来,公子如果想找马夫,我侄子就在骡马店干活,倒是一个好把式,要不我把他找来?”

????张铉取出一锭五两黄金,递给老者,“这是给老丈的辛苦费,这段时间就麻烦老丈了。”

????吴定礼吓了一跳,慌忙摆手,“我不要,公子给得太多了,我不能收!”

????张铉硬塞给他,笑道:“你侄子若过来帮我们照顾马匹,我再给他三倍的工钱!”

????吴定礼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黄金,心中又是欢喜又是感激,连忙躬身道:“那我先把杂货店掌柜找来,公子要什么直接告诉他,或者他来看看公子需要什么,我再去找侄子。”

????“那就麻烦老丈了。”

????“不麻烦!不麻烦!”

????吴定礼转身跑出去了,这时等在一旁的尤俊达上前笑道:“元鼎,那我去给大帅送信,告诉他我们住在哪里?”

????“洛阳熟悉吗?要不我找一个人带尤兄去。”

????“不用了,洛阳我来过几次,应该没有问题。”

????尤俊达行一礼,牵马先出门了,不多时,杂货店的掌柜也过来了,他大致看了一圈,便知道他们缺什么,很快便让伙计把全套的居家用品搬来,床榻也搬来十几张,还配了棕垫,众人忙碌了一个下午,才终于收拾妥当。

????这时,吴定礼把他侄子也带来了,吴定礼的侄子年约二十七八岁,叫做吴刚,长得敦敦实实,一看就是个老实人,不会说话,胆子还小。

????不过这个吴刚倒是个很不错的马夫,一上手便将几匹有点烦躁的骡子安抚住了,而且很懂得马料配制,众人对他都十分满意,张铉便以一天一贯钱的工钱雇了他,这让吴刚又惊又喜,要知道这可是他平时十倍的工钱。

????房间里,众人坐在榻前各自用滚水烫脚,尤俊达已经回来了,张须陀暂时住在鱼俱罗家中,不和他们住在一起,这让众人都暗暗松了口气,大帅不在身边,他们更自在一点。

????罗士信舒服得**一声,眯着眼对张铉道:“张大哥,能不能再找一个小丫鬟,给我捏捏肩膀,伺候伺候起居什么的,那就更美了。”

????旁边秦琼笑骂道:“看你都美上天了,还丫鬟呢,你小子还是赶紧找个娘子成家,这才是正经事,你老爹给我说了好几次了。”

????张铉接口笑问道:“说到找娘子,士信,上次你相亲怎么样了?有结果没有?”

????罗士信撇撇嘴,“哪有什么相亲,相亲那天我不是在武城县吗?结果战后回历城,女方已经和晏家相亲成对了,无非嫌我是寒门子弟,这种女人我小罗还不稀罕呢,一点耐心都没有。”

????他话音刚落,秦琼的棍子便打过来了,“臭小子皮痒了,什么叫那种女人,那可是润甫的堂妹,你这样说人家,当心润甫和你拼命!”

????“好!好!我认错,不说就是了,我们晚上去天寺阁酒楼喝一杯,大家说怎么样?”

????这个建议得到众人一致赞同,天寺阁酒楼的葡萄美酒确实令人怀念,秦琼见张铉有些犹豫,便问道:“元鼎今晚有事吗?”

????张铉其实是想去见一见裴矩,他想了想笑道:“我要去找个人打听情况,你们去喝吧!”

????秦琼明白张铉的担心,很多事情到现在还是一头雾水,大帅那边也没有消息,如果张铉能把情况问清楚,是最好不过。

????众人收拾一番,已经是黄昏时分了,几人步行前往天寺阁酒楼,张铉则骑马前往裴府,今天张须陀去兵部却没有得到任何消息,兵部的头头脑脑都不肯见他,但张铉却感觉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一定还有什么隐情。(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