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5章 裴府家宴 上-江山战图 ag捕鱼王官网|开户,ag平台注册|HOME,ag视讯打法|平台

江山战图

第255章 裴府家宴 上

第255章 裴府家宴 上2017-11-13 11:35:7Ctrl+D 收藏本站

????这时,阿圆行一礼慢慢退了下去,崔夫人望着她的背影,眉头一皱,“她怎么还在这里?我记得她是罗家的丫鬟吧!”

????“母亲,我很喜欢她,就让她暂时留在我这里吧!”

????这种小事崔夫人倒不会放在心上,她笑了笑问道:“清儿,最近和朋友出去玩了吗?”

????“以前芸妹在的时候常和她出去走走,今年还没有。”

????“有时间还要出去散散心,现在已是早春了,也可以出城去踏踏青,让文象表兄陪你去,你看怎么样?”

????裴清半晌没有吭声,原来母亲找自己聊天,还是为了那件事,她已经说了几次,母亲怎么就不死心呢?

????裴清轻轻咬一下嘴唇道:“女儿这几天身体不太好,暂时不想出去,等以后再说吧!”

????崔夫人何等精明,立刻明白了女儿的心思,笑道:“真是傻孩子,你表兄长得高大英俊,学识渊博,待人也温文尔雅,更重要是对你一往情深,这样的夫婿去哪里找?别的世家想攀还攀不上,娘就怕你年少糊涂,错过这个好姻缘了。”

????“母亲的好意女儿明白,但女儿真不喜欢表兄,不是那种喜欢,在女儿心中他只是兄长,怎么能和兄长谈婚论嫁?”

????崔夫人有点不太高兴,按理,作为母亲,她不用太考虑女儿的想法,只要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女儿不嫁也得嫁,但丈夫却不喜欢她侄子崔文象,说他太虚伪,不够厚道,所以一直不肯同意这门婚事,宁可把女儿嫁给别的崔氏子弟。

????可问题是。清儿只能嫁给崔家家主继承人,除了崔文象外,别的崔氏子弟也没有这个资格。所以让崔氏很是苦恼,兄长再三托付自己。自己又说服不了丈夫,她只能希望女儿答应,那丈夫那边就好说了,不料女儿也是一口回绝,着实让崔氏感到恼火。conAd1();

????“清儿,难道娘的话你都不肯听吗?”

????卢清连忙起身给母亲行礼,“母亲大人的话,女儿怎敢不听。只是婚姻大事非同小可,娘就让女儿选一个自己喜欢的郎君吧!”

????“你喜欢谁,你先告诉娘!”

????崔氏心中开始有的怀疑起来,女儿这么坚决回拒文象求婚,是不是她心中有人了?

????卢清心中一跳,母亲居然开始怀疑自己了,她当然不能承认自己喜欢张铉,更重要是当初张铉救自己之事,只有父亲和祖父知道,连母亲都不知道。她绝不能泄露了这个秘密。

????卢清犹豫一下道:“其实女儿也不是喜欢谁,女儿更喜欢文武全才的郎君,文能博古通今。武能安邦定国,最好还是天下英雄,这些条件表兄都不符合,他虽读书不少,最多也只是县君州官之命,却没有宰相之才,他离女儿的条件还是差了一点。”

????崔氏听得愣住了,女儿眼界居然变得这么高,自己怎么从来没有发现?崔氏半天才苦笑道:“清儿。还是现实点好,你忘记卢崔两家的婚姻约定了吗?”

????“女儿当然知道。但约定只是说卢崔两家嫡子嫡女互娶互嫁,卢家可不是光有女儿这一个嫡女。芸妹也是嫡女,凤儿也是嫡女,还有北平堂和燕山堂那边的嫡女,她们都可以嫁给崔家,为什么一定要针对女儿?”

????“谁让你父亲是卢氏家主!”

????崔氏终于失去了耐心,她霍地站起身,“等文象考完科举,你就陪他去踏青,不去也得去,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崔氏不听女儿反对,一拂衣袖,怒气冲冲走了,卢清连连叫喊母亲,崔氏却不睬她,快步下楼去了,卢清望着母亲走远,她也下定决心,她绝不会屈服母亲的压力,去陪那个崔文象踏青。

????她虽然外表柔弱,但在原则问题上却异常刚烈,绝不让步。conAd2();

????.......

????裴蕴的府宅位于洛阳正平坊,是一座占地近百亩的巨宅,这也是杨广赐给裴蕴的宅子,是所有赐宅中最大的一座,也足见杨广对裴蕴的重视。

????上午时分,张铉在崔信的陪同下来到了裴蕴的府宅,张铉对裴蕴的印象一直很好,当初天寺阁案件中裴蕴没有屈服宇文述的压力,替自己主持了公道。

????后来来护儿下狱,也是裴蕴查这个案子,最终使来护儿能够脱案回乡养老,当然,主要是天子杨广放来护儿一马,但如果是宇文述查案,就算杨广要放来护儿,来护儿也未必能活着走出监狱,要么畏罪自杀,要么不幸病亡,裴蕴最终保住了来护儿一命。

????不过张铉有点不太明白,就算赴宴也应该是去裴矩的府邸,来裴蕴的府邸做什么,他和裴蕴并没有什么交集。

????“张将军不必担心,主要是我二祖父也想认识一下张将军,本来是想在我们府宅请客,但有点不太方便,所以就转到二祖父府上了,其实都是一样。”

????“令祖今天中午也在吗?”张铉笑问道。

????“很不巧,中午祖父在朝中有事,一时赶不过来,只能是二祖父相陪了。”

????不多时,二人便来到了裴府大门前,只见一名年轻公子正在大门前等候,正是裴蕴之孙裴晋,也是裴氏家族的嫡长孙,年纪三十岁不到,身材中等,容貌清秀,十分温文尔雅,目前官任太仆寺丞。

????“兄长,这位就是张将军!”裴信给他介绍道。

????裴晋连忙上前行礼道:“在下裴晋,久仰将军大名了。”

????张铉连忙翻身下马行礼,“原来是晋公子,张铉有礼了。conAd3();”

????“张将军请!”

????张铉在裴晋和裴信的簇拥下走进了裴府,或许是裴府太大的缘故,一路见到的人不多,只偶然看到一些丫鬟下人路过,向他们行礼。

????但走到后宅大门前,张铉犹豫了一下,停住了脚步,作为外人,或者作为一个外来男子,他不应该进入别人后宅,这是一种最起码的礼貌。

????裴晋看出张铉的犹豫,便笑道:“只要有主人邀请,进后宅也无妨,今天午宴就在后宅花园内举行,张将军不进怎么行。”

????“既然如此,张铉失礼了。”

????张铉一颗心放心,便跟随着裴氏兄弟向后花园走去。

????裴府的后花园有一面十亩大小的湖泊,四周种满了郁郁葱葱的树木,几座假山上修建着精致的小亭,此时离午饭时间还早,裴晋笑道:“我祖父在前面一座亭子上休息,张将军若有兴趣,不妨也去坐坐!”

????这就是裴蕴在委婉邀请自己了,张铉欣然笑道:“就怕打扰令祖休息!”

????话虽这样说,张铉还是不紧不慢地向前方亭子走去。

????一座四周有窗户的八角亭子内,裴蕴穿一身细麻禅衣,头戴平巾,正悠闲地坐在火盆前看书,今天是旬休,除了一些重臣外,其他大臣都会在家中休息。

????张铉走到门前,躬身道:“裴大夫,晚辈张铉求见!”

????“张将军请进!”

????张铉走进了亭子,躬身行一礼,“参加裴大夫!”

????“张将军,我们又见面了。”

????裴蕴笑眯眯一摆手,“请坐吧!”

????张铉在软席上坐下,歉然道:“大夫难得旬休,张铉冒昧上门,打扰了。”

????“是我请将军上门,应该是我冒昧才对,对了,我要恭喜将军升迁高职,将军年纪轻轻就出任虎贲郎将,这可是只有皇族才能做到。”

????“这是圣上厚爱,张铉愧不敢当!”

????“你很谦虚,这一点很好,年轻人最难得的就是谦虚,看得出将军是少年老成,不知将军家中还有何人?”

????张铉心中一跳,怎么又问他家人了,他最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不过这个问题他已经回答了多少遍,早已把家世背得滚瓜烂熟。

????“晚辈父母早亡,跟随舅父生活,但乱匪造反,家乡已被烧为白地,舅父舅母下落不明,张铉其实一个亲人都没有了。”

????裴蕴点点头叹道:“这倒是很不幸,唉!盗匪逆贼涂炭生灵,多少人象将军一样家破人亡,不过生活还得继续,将军也已到了谈婚论嫁之时,不知将军是否已经定亲?”

????说完,裴蕴目光炯炯地注视着张铉。(未完待续)

????PrintChapterError();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