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9章 占据上风-江山战图 ag捕鱼王官网|开户,ag平台注册|HOME,ag视讯打法|平台

江山战图

第319章 占据上风

第319章 占据上风2017-11-13 11:36:27Ctrl+D 收藏本站

????就在费县主将陈海石离开北城楼的同一时刻,躲在北城门旁一条小巷子的沈光率领数十名手下列队走出了巷子,大步向城门走去,沈光也十分紧张,他一手策划了这次行动。

????这次行动的基础是他收集了大量情报,他知道宁海酒楼是陈海石的产业,也是费县的重要标志,点燃宁海楼既可以作为信号,也能吸引敌军注意力,那些清脆声响便是一根根竹筒在大火中形成的爆竹。

????此时他的计划已经到最后一步,夺取城门,事实上,沈光的计划成功也有一些侥幸成份,比如夺取北城楼内的机房,他们就差点露陷。

????沈光和他的四十名手下穿着皮甲,头戴铁盔,和贼军士兵所穿的布甲完全不是一回事,只有孙宣雅的亲兵护卫才会有这种装备。

????他们大步走到城门,沈光将一支令箭晃了一下,喝令道:“奉陈将军之令来接管城门,尔等可以回军营了!”

????北城门地面守兵大约有百余人,也是由一名校尉率领,这名校尉愣住了,他被沈光的气势所慑,不敢得罪,连忙拱手道:“卑职并没有接到换岗通知,这种特殊情况应该是陈将军的亲兵的通报,请问阁下是——”

????他见对方穿的盔甲和他们不一样,心中更加疑惑。

????沈光暗暗佩服陈海石考虑得很周全,把这个漏洞也堵住了,他刚要训斥这名校尉,就在这时,城头上忽然传来的急促的警钟声,与此同时,城洞内的士兵大喊起来,“城门怎么开了?”

????城门是由城头上的机房开启,但下面士兵可以用铁门栓把大门扣死,上门机房内也打不开城门,这也是沈光他们必须要夺取城门洞的缘故。

????沈光脸色一变,他们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他忽然大吼一声,手中战刀一闪,对面校尉正回头看城门,没有提防沈光。被一刀劈飞了脑袋,鲜血喷出,尸体栽倒在地。

????沈光身后的手下一起大喊,挥矛向城洞士兵杀去,城门处顿时乱成一团。

????主将陈海石刚奔出数百步。忽然听见城头上传来的警钟声,他顿时醒悟,宁海酒楼起火是隋军进攻信号,不是偶然出事。

????“不好,中计了。”

????他大喊一声,调转马头喝令道:“隋军要进攻了,传令全军上城防御!”

????几名传令亲兵向东城内的大营奔去,陈海石一催战马,带领百余亲兵向北城门冲来,离北城门不到百步。便远远看见了北城门前正在鏖战,陈海石大怒,战刀一挥,“杀上去!”

????百名亲兵举矛向北城门处冲去,但距离北城门还有二三十步时,密集的箭矢从天而降,他的亲兵们躲闪不及,纷纷被箭矢射中,顿时响起一片惨叫。

????这时北城外的隋军发动了弓弩战,三千人向北城头放箭。一部分箭矢越过城楼,正好落在城内大街上,杀了亲兵们一个措手不及。

????百名亲兵死伤三十余人,其余士兵吓得跌跌撞撞向回奔逃。陈海石顿时又惊又怒,却一时无计可施。

????就在这时,北城门处忽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撞击声,闷雷般的冲击声响彻全城,正在缓缓开启的城门被巨大的冲击力轰然撞开,城门背后的十几名士兵被撞得飞了出去。

????百名隋军士兵抱着粗壮的攻城槌冲进了城门。城外骤然爆发出一片喊杀声,五千隋军在张铉的带领下向北城门冲来。

????城楼中,百名贼军士兵也正在撞击机房铁门,铁门已经严重变形,眼看被撞开,机房内五名士兵纷纷拔出刀,准备和贼军决一死战,就在这时,他们脚下响起闷雷般的撞击声,整座城楼都剧烈晃动起来,士兵们纷纷站立不稳,摔倒在地,有士兵大喊道:“隋军杀进城了,快跑!”

????军心在瞬间崩溃了,城楼内的士兵争先恐后向外奔逃,不少人被挤倒践踏,哭声惨叫声一片,机房铁门的撞击停止了,五名隋军士兵对望一眼,顿时激动地拥抱在一起,喜极而泣,他们终于成功了。

????城外弓弩射击停止了,五千隋军士兵跟随张铉杀进了北城门,张铉一马当先,迎面遇到了贼军主将陈海石,陈海石认出了对面大将的奇异兵器,顿时打了个寒战,他忽然大吼一声,硬着头皮挥刀向张铉杀来。

????张铉冷笑一声,长戟一挥,‘当!’一声巨响,戟刀和对方的大刀相撞,六十斤重的大刀‘嗖!’地脱手而飞,陈海石只觉双膀皆断,大叫一声,调转马头要逃,这时张铉的战马已经冲到他身旁,他左手执戟,右手抓住对方的绊甲丝绦,一把将陈海石抓下马,向地上重重一摔,“给我绑了!”

????几名亲兵一拥而上,将陈海石按倒在地,陈海石长叹一声,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他原以为打造得如铜墙铁壁一般的城池,就这么一夜之间被攻破了。

????沈光奔上来,行一礼,“参见将军!”

????张铉笑着点点头,“这次夺取费县,斥候营首功,我会重赏!”

????“多谢将军!”

????沈光一指陈海石,“此人就是费县主将陈海石。”

????张铉又打量一下此人,见他昂首挺胸,不屈不服,颇有几分正气,便对他笑道:“听说陈将军就是费县人,为何不下令士兵撤离费县,以免费县民众遭受兵灾涂炭,至于陈将军,我也可以放你走。”

????陈海石惊讶地看了张铉一眼,“你此话当真?”

????张铉点点头,“民乃兵之父母,你一个小小的敌将算什么?”

????“好!我答应。”

????张铉随即令道:“放了他!”

????沈光大惊,“将军,不能——”

????张铉一摆手,止住了沈光,又令道:“把战马和兵器都还给他。”

????士兵把战马和大刀都还给了陈海石,陈海石目光复杂地看了张铉一眼,抱拳行一礼,调转马头向南城门奔去,大喊道:“传我的命令,全军撤退!”

????他率领数十名亲兵向南城门疾奔而去,张铉望着他走远,冷冷道:“开南城门,放他们撤离!”

????这时,裴行俨飞马到来,他望着陈海石身影,不解地问道:“将军,为何要放他们走?”

????张铉笑着怕拍他的肩膀,“记住了,要让一锅饭吃得不舒服,最好的办法就是给饭中掺一把沙子。”

????裴行俨听得似懂非懂,沈光却点点头笑道:“卑职明白了!”

????陈海石率领七八千残兵迅速撤离了费县,隋军随即占据了这座琅琊郡的战略重镇,通往临沂县的大门打开了,但张铉却没有再继续南下,而是休整军队,在费县内长驻下来。

????费县失守使整个琅琊郡为之震动,琅琊郡大半土地都被隋军攻占,尤其是孙宣雅的数万大军,被压制在不足百里的狭长地域内,失去了费县这个产粮重地,孙宣雅要养活数万大军和几十万人口,他的存粮坚持不了半年。

????孙宣雅坐在大堂之上,脸色异常铁青,陈海石跪在地上,低着头一言不发,他心中万分羞愧,主公将费县托付给自己,还给了一万军队,但他连一天都没有守住,就被隋军轻易夺走了。

????“我要知道,你是怎么丢掉费县?”孙宣雅沙哑着声音问道。

????“是有内应,张铉早就派了一支军队藏在费县内,里应外合,卑职防不胜防。”

????“你的意思是说,是我没有考虑周全,和你无关,是吗?”

????孙宣雅笑得浑身发抖,目光凶狠地盯着陈海石。

????“卑职没有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孙宣雅重重一拍桌子,声嘶力竭地大吼道:“你丢了费县,你怎么不去死,还有脸来见我!”

????“卑职愿意一死赎罪!”

????孙宣雅眼中闪烁着凶光,牙缝内一字一句道:“你想死,我就成全你!”

????“来人!”

????他一声厉喝,几名亲兵奔了进来,孙宣雅一指陈海石,“给我拖出去,斩了!”

????陈海石闭上眼睛,早知一死,自己又何必回来?

????几名士兵犹豫一下,将陈海石拖了出去,这时,孟让在一旁低声劝道:“大王,他在军中多少有点威望,而且他保全了大多数弟兄,这样临阵杀将,恐怕会让士兵们寒心。”

????孙宣雅气得胸膛剧烈起伏,半晌,才咬牙道:“也罢,饶他一死,给我重打一百军棍。”(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