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3章 舞姬刺客-江山战图 ag捕鱼王官网|开户,ag平台注册|HOME,ag视讯打法|平台

江山战图

第383章 舞姬刺客

第383章 舞姬刺客2017-11-13 11:37:52Ctrl+D 收藏本站

????两艘大船的火已经扑灭了,尾部几乎被烧光,露出一副漆黑丑陋的龙骨架子,岸上数百名大臣指指点点,议论着这次离奇的火灾,暗江边处摆放着一排用芦席裹住的尸体,这场大火死了五个宫女和三名宦官,却不是被烧死,而是仓皇跳下江后不幸淹死。

????一艘小船缓缓靠岸,张瑾神色凝重地上了岸,他刚才去被烧的大船上寻找线索,但一无所获,圣上责令他三日内破案,可他连一点头绪都没有,怎么破这个案子。

????“大将军”

????裴矩走上前关切地问道:“查到什么线索没有?”

????张瑾现在很讨厌官员跑来问东问西,但他却不敢得罪裴矩,张瑾苦笑一声道:“一切线索都烧没了,两艘船都是一个部位烧起来,只能明确是有人纵火,但其他就一无所知了。”

????“大将军有没有去问问宫女或者宦官?看她们曾经发现过什么?”

????“皇后娘娘不允许,说她们已受惊吓,不准我再去打扰。”

????“或者再查查动机。”

????裴矩又道:“既然是有人纵火,那他们为什么选择这两艘船,这两艘船有什么特别之处?查他们有什么目的?或许就能找到线索。”

????张瑾心中暗暗苦笑,其实他很清楚放火人为什么选这两艘船,因为这两艘船的前面就是皇后坐船,再前面就是天子龙舟,这是离天子龙舟最近的两艘没有士兵看守的大船,对方的目标应该是天子龙舟。

????但张瑾不想再和裴矩说下去,他便拱拱手,“多谢裴公提醒,我会继续详查,先告辞了。”

????张瑾快步向自己的大营走去,他虽然是大将军,但他却没有乘船,而是和右屯卫的士兵们呆在一起。这也是让张瑾心中有些不满的地方,他们右屯卫负责外围警戒,而内部警戒是左屯卫负责,最后出了事。圣上不让左屯卫大将军云定兴调查,却把任务压给自己。

????刚走到大营门口,却听见背后有人叫他,“大将军请留步”

????“我什么都不知道”

????张瑾终于忍不住发怒了,他心中烦躁之极。回头怒视对方,对方却是一个年轻将领,十分眼熟,张瑾顿时想了起来,“原来是张将军,好久不见了。”

????张铉走上前行一礼道:“卑职不想打扰大将军,但卑职或许有一点线索。”

????“啊”

????张瑾顿时喜出望外,脸上堆满笑意,热情地拉着张铉的胳膊,“来来来进我大帐里坐坐。”

????张瑾请张铉来他的大帐里坐下。又让亲兵上一碗冰镇酸梅汤,他急不可耐地问道:“张将军有什么线索?”

????“我想先请问大将军,关于火灾,目前查到了什么线索?”

????“还能有什么线索,只知道是有人纵火,但纵火人是谁,动机何在?皆一无所知,更要命是圣上只给我三天时间,让我怎么查得出来?”

????说完,张瑾满怀期待地望着张铉。他希望张铉能给自己一个有用的线索,不要让自己空欢喜一场。

????张铉沉吟片刻道:“今天我遇到一个很奇怪地事情。”

????张铉便将今天在发生在陈留县南城门附近之事说了一遍,最后道:“我不明白他们偷士兵的腰牌做什么?发生大火时,我第一个反应就是他们放的火。但又感觉时间上似乎对不上,但无论如何这件事很蹊跷,或许和大船失火多少有点关联。”

????张瑾也沉默了,他知道普通骁果卫士兵是不允许上后宫座船,这些人就算拿到腰牌也上不了船,但问题来了。当时这两艘船并没有人看守,或许他们只是利用腰牌混过外围警戒。

????倒是张铉说的时间方面对不上有点道理,不过现在张瑾病急乱投医,他根本没有任何线索,只要有一点点线索他也不会放过,甚至他只需要一只替罪羊,让他能交差了事。

????“请问张将军那把铁弓在哪里?”

????张铉走到帐门前一招手,一名亲兵扛着那柄大铁弓跑了过来,慢慢放在地上。

????“这是什么弓?”

????张瑾笑着拾起这把体型硕大的铁弓,他较力拉弓,但只拉开一半,张瑾摇了摇头对张铉笑道:“这是一把特制弓,至少要三石的力量才能拉开,不过做工不够精细,也不实用。”

????“问题不在这里。”

????张铉指着弓背,“这里刻了一个名字,这才是这把弓的关键。”

????张瑾连忙将弓翻过来,只见上面刻着五个小字,王屋雄阔海。

????“雄阔海?”

????张瑾眉头一皱,“他是什么人?”

????“我打听过,此人是王屋山的一个悍匪,有万夫不当之勇,使一根一百五十斤重的熟铜棍,应该就是今天我看到之人,只是他怎么会来陈留县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想他应该还在附近,伺机混入军中,放火之人即使不是他,但他也应该是知"qing ren"。”

????“可我怎么才能找到他?”张瑾还是一头雾水。

????张铉语气变得恭敬起来,他笑了笑道:“此人卑职可以帮大将军找,不过大将军需要给卑职进入军营的通行令牌。”

????张瑾从桌上取过一支令箭递给张铉,“凭这支令箭,可以随意进出大营,将军用完后须还给我。”

????张铉没想到张瑾竟如此痛快,他接过令箭又淡淡道:“卑职需要提醒大将军留神,这次纵火案的背景绝不是那么简单。”

????“这话怎么说?”张瑾疑惑地望着张铉,他感觉张铉话中有话。

????张铉笑了笑道:“有些话卑职不能乱说,不过当心一点总不会错,如果卑职是大将军,一定会先彻底搜查天子龙舟,当然,这只是一个提醒,大将军请自己斟酌,卑职先告辞了,有消息卑职会立刻通知大将军。”

????张铉行一礼便转身走了,张瑾走到帐门边,注视着张铉远去的背影,他还在回味刚才张铉那句话,为什么要彻底搜查天子龙舟?

????“难道是”

????张瑾忽然醒悟过来,他明白张铉的意思了,立刻喝令道:“去天子龙舟”

????天子龙舟四周戒备森严,超过两千士兵驻扎在龙舟左右,士兵们仿佛如临大敌,就连一只小鸟也休想飞上船。

????杨广今天的心情不好,居然敢有人破坏他的龙舟船队,而且距离他的龙舟只隔着皇后的大船,仅仅几百步的距离,如果江风再大一点,甚至把大火吹到他的龙舟上来,这岂不是要谋害自己吗?

????入夜,杨广闷闷不乐地陪坐在皇后萧氏身旁,今晚他也无心处理政务了,只是陪妻子稍微说说话,解除她心中的后怕。

????萧后亲眼目睹宫女在大火中哭喊着跳下大船,亲眼目睹侍卫将淹死的宫女捞上小船,使萧后受了很大的惊吓,她坐在船仓角落,不时用丝绢抹泪。

????一阵清脆的云板声响起,只见十几名衣着鲜艳的舞姬云贯而入,金碧辉煌的大堂上翩翩起舞,两边丝竹悦耳,杨广安慰萧皇后几句,萧皇后勉强从低落的情绪中振奋起来。

????就在这时,大堂外传来有人大喊:“我要见圣上,龙舟不安全,圣上必须要转移”

????杨广愣住了,他听出这是大将军张瑾的声音,但张瑾这话是什么意思?

????“停下来”他喊了一声,殿内舞姬们都停止了跳舞。

????忽然,舞姬中寒光一闪,只见一把蓝莹莹的匕首出现在一名舞姬手中,只听她轻叱一声,一跃而起,向杨广扑来,

????她来势疾快,在距离杨广还有十几步时,匕首脱手射出,射向杨广,匕首眨眼便到了杨广眼前,几乎所有人都被这一幕吓呆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一名武艺高强的贴身侍卫率先反应过来,他抽剑已来不及,随手抓起一名小宦官扔了过去,小宦官的身体正好挡住杨广,匕首刺进了小宦官的后背,小宦官一声惨叫,当即毙命。

????贴身侍卫一跃而上,将刺客舞姬踢飞出去,厉声对周围人喝道:“还不抓刺客”

????两旁的侍卫这才反应过来,大吼着冲上来,大堂内一片惊叫,数十侍卫将满脸苍白的杨广和花容失色的萧皇后团团护卫住,十几名侍卫向那么刺客舞姬包围杀去。

????刺客舞姬被杨广的贴身侍卫逼到舱角,已无路可退,她惨笑一声,如果再晚一点,她就跳舞到昏君的身旁了,昏君将必死无疑,可惜功亏一篑,她当即拔出另一把淬毒匕首,刺进了自己的胸膛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