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2章 初次上朝(上)-江山战图 ag捕鱼王官网|开户,ag平台注册|HOME,ag视讯打法|平台

江山战图

第392章 初次上朝(上)

第392章 初次上朝(上)2017-11-13 11:38:3Ctrl+D 收藏本站

????崔元翰的父亲崔焕目前是渤海郡太守,但渤海郡大半都被高士达占据,崔焕实际上只管理阳信一县,也没有崔元翰的位子。

????崔元翰年初也参加了科举,却没有能考上,父亲考虑他的安全,也不让他回渤海郡,他便在京城里无所事事。

????眼看着崔文象有了前途,崔元翰心中也同样倍感失落,不料张铉却主动提出给他一个职务,虽然是参军,但距离渤海郡只隔一条黄河,他还可以经常回家。

????尤其张铉在青州渐渐势大,他父亲也时常懊悔不该因梁致之事和张铉闹翻,如果能替父亲与张铉和解,仅仅从这一层考虑,崔元翰也十分愿意。

????他连忙躬身施礼,“多谢张将军提携,元翰感激不尽”

????“好吧你们慢慢喝酒,我先走一步,两位的官职我会安排,我们来日方长”

????张铉又向崔文象点点头,扔了几贯钱在桌上,便扬长而去。

????一旁的白信阳听得目瞪口呆,他万万想不到,张铉几句话便将李清明和崔元翰的仕途定下来了,却根本不理睬自己,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大蠢事,乱说话得罪了张铉,也失去了一次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他回头望着张铉远去的背影,这一刻他觉得自己肠子都要悔青了。

????崔文象也同样脸色苍白,他原以为自己被任命为县令,已是年轻人中的佼佼者,可现在和张铉一比,他才知道自己实在差得太远,难怪卢清选择张铉而不是自己。

????他心中却是一种说不出的失落。

????四个人乘兴来喝酒,但现在他们已经坐不到一起了,张铉的几句话已经使他们之间的关系出现了一丝难以察觉的裂痕。

????目前张铉就住在南市旁的高升客栈内,连同二十名亲兵,他包下了四间院子,四间院子都位于客栈角落,有专门的小门出入。不受别的客人干扰,条件十分不错,

????张铉和几名亲兵刚回到客栈前,一名亲兵飞奔上前。躬身道:“启禀将军,一名兵部的官员在等待将军,已经等了多时。”

????“他说有什么事吗?”

????“他没说,他说一定要等将军回来。”

????张铉翻身下马,将缰绳扔给亲兵。快步走进了院子,客堂上,一名官员正百无聊奈地喝凉茶等候,见到张铉回来,他一下子弹跳起来,连忙出来行礼,“在下是兵部职方司员外郎韦瑾,奉侍郎之令来通知将军述职一事。”

????张铉精神一振,这可是他等候已久的事情,他连忙问道:“什么时候述职?”

????“时间就定在明天上午。明天上午早朝结束后,直接在文成偏殿述职。”

????张铉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又问道:“难道明天我也要上朝?”

????韦瑾笑了起来,“张将军当然要上朝,明天是七月初一,要开大朝,所有在京的外官,五品以上都要参加,无论文武都不能缺席,张将军不知道吗?”

????这个韦瑾不说。张铉也真不知道,也没有人通知他,他发现自己竟然什么规矩都不懂,又连忙问道:“请问韦郎中。我从未上过朝,我第一步该怎么做?”

????韦瑾吓了一跳,张铉居然从未上过朝,他想了想道:“将军下午不妨去一趟礼部,找到礼部郎中赵敬颜,他会安排张将军上朝之事。一些礼仪注意事项等等,另外他还会在上朝名册中添入将军的名字和位子,将军明天只管到时上朝就可以了。”

????“兵部不管我上朝之事吗?”

????韦瑾摇摇头,“将军是实职外官,而且是虎贲郎将,兵部和齐郡通守一样,只是名义上管辖将军,但实际上将军是受圣上直接任命,将军明白了吗?”

????张铉点点头,他明白了,原来兵部管不了自己。

????张铉随即吩咐亲兵,“拿五十两黄金给韦郎中喝杯水酒”

????韦瑾吓得暗暗咋舌,五十两黄金啊是他一年的俸禄了,难怪兵部高官们都夸张铉能干,敬重朝廷,原来出手这么阔绰,上面不喜欢他才怪。

????韦瑾千恩万谢接过黄金,他本想请张铉代问族叔韦云起好,可想到韦元起和家族的关系,他还是忍住了,欢天喜地告辞而去,

????张铉深知为官之道,县官不如现管,别看韦瑾是个不起眼的员外郎,只是一个中层官员,但他却能掌握细节,比如职方司掌管地图烽燧,当自己需要申请建造烽燧时,他就能告诉自己最多可以申请几座,使自己能得到利益最大化,和这些掌管细节的官员搞好关系,不会有错。

????张铉又把思路收了回来,想到明天要参加大朝,他还一无所知,必须立刻去礼部报到,学习上朝礼仪,并获得上朝位子,张铉没有再耽误时间,他当即换了一身朝服,骑马便向皇城疾奔而去。

????自古以来,早朝就是令大臣乃至帝王们无比痛苦的一件事,必须半夜就要起身梳洗更衣,天不亮早朝就要开始,尽管这种制度令大臣和帝王痛恨,但又没有办法,不能影响上午的正常公务,所以只能牺牲睡眠了。

????五更时分,也就是半夜三点到五点这个时段,张铉起来时估摸着大约是凌晨四点,天还是一片漆黑,张铉简单洗漱了一下,换上了上朝官服。

????隋朝官服按照穿着场合从高向低分为祭服朝服公服公事服和常服五大类,朝服并非上朝才穿,而是用于陪祭元日冬至等大朝会才穿,虽然今天初一被官员们称为大朝会,但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大朝会,只是一个稍微重要的朝会,所以今天张铉穿的是公服。

????官员们所穿的官服基本上都一样,而品级高低的区别在配饰物品,比如侍中中书令左右骑散常侍等八位相国级官员,他们所戴的进贤冠上会配有貂尾,史称八貂,而普通五品以上的官员则没有。

????张铉是五品武将,他的官服要比文官简单得多,头带笼冠,外穿绛纱袍,腰束革带,佩水苍玉和玉首剑,脚穿乌皮靴,显得十分干练精神。

????“将军”

????一名亲兵飞奔进来,心急火燎道:“外面有很多上朝的官员了。”

????“急什么?”

????张铉瞪了他一眼,现在才五更正,也就是凌晨四点,离开朝还有一个半小时,他去皇城最多半小时,去那么早做什么?

????其实张铉也知道,很多朝臣早早去朝房,也是利用这段上朝前的时间交流一下信息,辨识朝廷风向,在重大军国议政时,天子也会暗示近臣利用这个时段替自己表态,所以这个时段对于一些老官僚极为重要,很多重大议政前夜,高官们就直接睡在朝房内。

????不过对于张铉而言,今天重要的不是上朝,而是朝会后的述职。

????尽管还有三刻钟,还是匆匆吃了一点东西出门了。

????大街上果然已经热闹起来,尽管夜还很黑,但清晨却很凉快,不仅有上朝的官员,还有运货的小贩和进行开店准备的伙计。

????上朝官员主要骑马和坐马车为主,坐马车需要随从护卫,开销巨大,一般只有高官才有条件乘坐,对于普通的中低层官员,只能是骑马。

????张铉虽然带了二十名亲兵入京,但这个时候他不想过于招摇,只带着两名亲兵护卫他去皇城,直走片刻,他们转到了天街大道,上朝的官员更多了。

????天街大道极为宽阔,不亚于长安的朱雀大街,可供五十辆马车同时并行,一辆辆马车在大街上辚辚而行,车辕上挂着橘红色的灯笼,在夜色中格外明亮,上面大多是官职和主人的姓氏,每辆马车都有十几名带刀随从骑马护卫,大街上只听见车轮声和马蹄声,没有高声喧哗,人们都沉默地行路。

????这时,一辆马车驶近张铉身边,车窗开启,露出一张亲切的笑脸,竟然是相国苏威,张铉连忙勒住战马,行礼道:“卑职参见苏相国”

????苏威笑了笑道:“张将军好像是第一次上朝吧”

????“正是”

????“上朝是一件很有意义之事,也有很多学问,需要时间去慢慢摸索体会,日子久了将军就会明白,不过今天将军要述职,我觉得这才是大事,将军准备好了吗?”

????“回禀相国,卑职也是第一次述职,实在不知该准备什么。”

????“这样可不行”

????苏威温和地笑道:“述职是大事,准备不充分,十分功劳就会减掉五分,准备充分,三分功劳也会变成七分,不可不重视。”

????苏威取出一只卷轴递给他,“这是我准备今天问将军的一些问题,先给将军看看吧”

????张铉心中感激,连忙接过,又行一礼,“相国恩惠,卑职感激不尽”

????苏威呵呵一笑,马车缓缓而去,张铉小心将卷轴收进怀中,眺望着马车走远。

????他心里如明镜一般,苏威是看在族孙苏烈的份上才对自己特别关照,或许这就叫官场人脉,张铉自嘲地笑了一声,又继续催马向皇城而去。

????未完待续。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