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4章 进退之间-江山战图 ag捕鱼王官网|开户,ag平台注册|HOME,ag视讯打法|平台

江山战图

第444章 进退之间

第444章 进退之间2017-11-13 11:39:17Ctrl+D 收藏本站

????次日上午,罗秉乾的军队已经杀到了山阳县的淮河以北,数千士兵站在淮河边向河中的船只射箭,虽然没有什么效果,却极尽挑衅,但张铉下令,谁也不准反击,他的大军依旧屯守在山阳县,没有一点动静,就像一头伏在山岩上盯着猎物的猛虎。

????隋军的忍耐和贼军的嚣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尽管很多隋军将士感到不解和不满,但张铉个人强大的威望压制了所以人的牢骚,而且张铉并不打算给将领们解释清楚,有的时候保持一种*和横蛮往往会更有威严。

????如果我们把时间向前追溯十天,就会发现孟海公这样做的真正用意。

????十天前的淮南郡,一名送信骑兵从寿春县南城门外飞驰而过,一直奔至县城南面约五里的贼军大营。

????这里已经集结了三万五千军队,历城县的偷袭惨败使杜伏威不敢再轻举妄动,但他并不甘心,如果真有机会出现,他未必不会心动。

????杜伏威同样在关注孟海公的一举一动,他原本和孟海公结盟,在孟海公被朝廷招安后,他们之间的结盟关系便处于破裂状态。

????但自从孟海公再次起兵,他们之间的旧交又有恢复的迹象。

????“启禀大王,彭城有急信送到!”

????帐门口传来亲兵的禀报,正在沉思的杜伏威连忙道:“进来!”

????片刻,一名报信兵快步走进大帐,单膝跪下行礼,“奉我家主公之令,特向大王送信。”

????说完,他双手将一只卷轴高高举起,亲兵将信呈给了杜伏威。

????“还有口信吗?”

????“回禀大王。没用口信了。”

????“带他去休息吃饭。”

????杜伏威摆摆手让亲兵带送信兵退下去了,他在桌上摊开信,略略看了一遍。信中内容让他有点不太相信。

????‘张铉已经屯兵淮河?’

????杜伏威眉头皱成一团,他当然明白孟海公所指。张铉是要打算进军中原,但可能吗?或许只是防止孟海公南侵江都。

????杜伏威又仔细看了一遍信,他在信的最后发现了一句话,‘朝廷已批准张铉出兵请求。’

????这句话让杜伏威一下子站了起来,他随即对左右亲兵令道:“让左军师立刻来见我。”

????片刻,一名削瘦的中年男子匆匆赶来,正是杜伏威的军师左才相,在前几场战争中左才相没有发挥作用。这是因为他一直在淮南筹办军粮的缘故。

????左才相同时掌管杜伏威的情报系统,很多重要情报都要先经过他的手,他走进大帐躬身行礼,“参见大王!”

????杜伏威把孟海公的信递给他,“这是孟海公刚刚派人送来,你先看一看再说。”

????左才相仔细看了一遍信件,他心中也暗吃一惊,他也意识到张铉有可能会出击孟海公,牵制孟海公继续扩张。

????“军师觉得可能吗?”

????左才相点点头,“我觉得很有可能!”

????杜伏威精神一振。“为什么?”

????“无他,张铉丢不下青州,他手下两万军队都是青州兵。这就注定青州是他的死结,除非朝廷屯重兵在青州,否则张铉一定会北上牵制孟海公。”

????杜伏威缓缓点头,不愧是自己的军师,眼光果然独到,一句话便说透了张铉底线。

????他负手走了几步又问道:“难道他不担心我会趁虚而入吗?”

????“历阳一战,他或许已经认为大王退缩在淮南一隅,大王两三年之内不敢挑战隋军。”

????说到这,左才相忽然惊觉。“大王不会真想趁机攻打江都吧?”

????杜伏威沉默半晌才道:“如果张铉不在江都,我有把握攻下江都。我想,以江都对于大隋天子的重要。只要江都失守,张铉无论如何都难辞其咎,轻则降级调走,重则罢官下狱严惩,就像鱼俱罗一样,迟早死在大狱之中,我觉得这是把张铉赶出江淮的机会。”

????“这件事事关重大,请大王三思!”

????“我会考虑清楚!”

????杜伏威又加重语气道:“我现在想知道隋朝天子究竟有没有下旨同意张铉北上,你立刻用飞鸽传书去洛阳,让我们的人确认清楚。”

????.......

????就在隋军始终在江淮按兵不动之时,一支约三万人的贼兵已悄悄杀到江都郡的永福县一带,这是杜伏威最后集结的军队,也是他的全部本钱。

????蒙蒙细雨的夜色中,杜伏威的大军驻扎在永福县以东的一条小河边,营帐已经扎好,数万士兵正在忙碌地埋锅造饭。

????杜伏威站在小河边的山岗上,目光阴冷地注视着东方,在他身后跟随着一群大将。

????“贤弟,我们这样突袭,是不是有点鲁莽了?”身后辅公袥十分担忧地道。

????辅公袥很了解杜伏威,杜伏威骨子里酷爱冒险,江淮在某种程度上就是靠杜伏威的冒险夺取,但杜伏威在历阳郡的惨败让辅公袥至今心有余悸,他对张铉有一种莫名的害怕。

????半晌,杜伏威冷冷道:“我不能让张铉留在江淮,他留在江淮是我们的噩梦。”

????他回头注视着辅公袥道:“江都是当今天子的逆鳞,一旦江都失守,当今皇帝绝不会轻饶张铉,也不会再让他留在江都,这也是我们赶走张铉唯一机会。”

????“可是……”

????辅公袥叹了口气,“我是担心张铉,他实在狡猾多端,虽然他率军北上,但他并没有出击,或许他就是在等我们自投罗网。”

????“我也知道张铉狡猾,所以我也要确定他真的北上,否则我也不会鲁莽出击。”

????杜伏威也同样十分忌惮张铉,他感觉到了辅公袥心中的担忧,便安慰他道:“兄长放心,孟海公也会配合我们,他会引诱张铉北上,给我们创造机会。”

????“贤弟,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兄长请说!“

????辅公袥忧心忡忡道:“孟海公此人德性卑劣,反复无信,虽然他口口声声说给我们创造机会,可我觉得他的话未必可靠,他甚至会故意牺牲我们成全他自己。”

????“兄长多虑了!”

????“不!这不是多虑。”

????辅公袥声音陡然提高,他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贤弟忘了吗?去年孟海公邀请我们一起进攻夏丘县,结果我们军队去了,却遭到了杨义臣伏击,数千弟兄阵亡,孟海公影子都不见,分明就是他暗中告诉杨义臣我们计划,削弱我们在淮北的势力。”

????辅公袥越说越激动,最后单膝跪下求道:“事关我们生死存亡,贤弟,就听我这一回吧!不要被孟海公所骗。”

????右将军王雄诞也苦苦央求杜伏威道:“大王,这是我们最后一点本钱,若再被隋军击溃,我们在江淮将无以立足了,请大王慎重!“

????“大王慎重!”后面几十名大将也纷纷跪了下来,

????望着众人一张张担忧的脸庞,杜伏威也有点犹豫了,他没想到居然所有人都反对自己奇袭江都,他不得不开始考虑后果,一旦再次失败,他将丧尽威望,恐怕就没有人再听从自己的命令了。

????“好吧!我接受大家的劝告,会慎重行事,在没有绝对把握之前我不会出兵江都。”杜伏威不得不对众人让步了。

????………

????就在永福县东北方向约三十里的一条废弃官道上,一支二十人组成的斥候骑兵队在泥泞中疾速奔驰,他们是隋军的前哨斥候。

????此时已是五更时分,雨已经停了,天空乌云逐渐散开,露出一片深黑色的天空,一轮清冷的圆月从乌云里透出,银色的月光洒满了大地。

????这时,他们忽然发现了什么,纷纷勒住战马,向左边密林望去,‘咻——’树林中忽然射出一支鸣镝,直取为首隋军斥候。

????斥候队正早有准备,挥刀将迎面射来的鸣镝劈飞,鸣镝实际上是进攻的命令,立刻从数十步外的树林中冲出近千名贼军士兵,从四面八方杀来。

????为首一员身材魁梧的大将,手执一把八十斤的劈山大斧,正是杜伏威的头号悍将王雄诞,他厉声喝令道:“截断他们退路,给我抓活的!”

????三百余名贼军首先截断了隋军斥候的退路,他们没有放箭,明显是想活捉斥候。

????“突围!”

????隋军斥候队正意识到了不妙,立刻喝令斥候往回突围。

????他们调转马头向东突围,迎面遇到了数百名贼兵士兵拦截,在狭窄泥泞的官道上,骑兵并不占优势,两军激烈厮杀,长矛疾刺,血沫四溅,双方在近身格斗中不断有惨叫声响起。

????这时,两名骑兵终于拼死杀开了一个缺口,剩下的九名隋军斥候跟随他们杀出重围,向东北方向逃去。

????贼兵却没有追击,他们俘获了两名受伤的隋军斥候。(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