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4章 势不两立-江山战图 ag捕鱼王官网|开户,ag平台注册|HOME,ag视讯打法|平台

江山战图

第484章 势不两立

第484章 势不两立2017-11-13 11:40:14Ctrl+D 收藏本站

????次日中午,在军营大帐内,张铉负手望着面前的五大箱黄金,在他手中还捏着虞世基不敢接受的锦盒,耳边夏侯俨的卑恭的话语尚未散去。

????虞世基竟然将所有的黄金都还给自己了,还口口声声说他愿意全力帮助自己实现愿望,愿意交自己这个朋友。

????张铉的眉头渐渐锁紧,他当然明白虞世基把黄金还给自己的真实目的,虞世基在考虑后路了,就算不是为了他自己,也是为了他的子孙和家族,以虞世基的高位,他必然比一般人更深地感受到隋朝的危机。

????这么一个嗜财如命之人连黄金都不要了,由此可见危机的严重程度,这种危机不是天下乱匪造反,而应该是天下各大势力都抛弃了朝廷,杨玄感造反引发的震荡波使很多势力都开始蠢蠢欲动了。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骚动,有人在帐外喊道:“主帅,出事了。”

????张铉一怔,他随手将珠子揣进怀中,快步走出了大帐,只见帐外抬来一副担架,担架上之人正是杨善会,他已经晕过去了,脸上肌肉因痛苦而扭曲。

????张铉吃了一惊,急上前问道:“是怎么回事?”

????“启禀主帅,刚才一辆马车从军营门口驶过,将杨司马扔下来,被当值的弟兄们发现,将他抬了回来。”

????一名校尉低声对张铉道:“四肢皆被打断,伤势很重。”

????张铉顿时勃然大怒,是谁敢对自己的人下这样的毒手?

????他克制住满腔怒火,上前查看杨善会的伤情,这时,杨善会"shen yin"一声,慢慢苏醒过来。他看见了眼前的张铉,声音低微道:“将军,属下今天去.。兵部办入职手续。”

????“这我知道!”

????张铉握住他的手问道:“但我想知道是谁干的?谁对你下手?”

????“是.。。宇文智及。”

????“他为什么要对你下毒手?”张铉又追问道。

????“我办手续时.。。他也在兵部。当时他说话很难听,当众辱骂将军。我忍不住斥责他几句,他便在天津桥追上我,下令手下围攻..”

????这时,军医匆匆赶来,简单查看一下伤情,便令让人将杨善会抬去军医大帐。

????张铉望着杨善会的担架走远,拳头不由慢慢捏紧,新仇旧恨一起被勾了起来。不杀这个宇文智及,他张铉誓不为人。

????...

????黄昏时分,在宣风坊的一家胡姬酒肆内,四名朝廷权贵公子聚在一起喝酒,夏侯俨宇文智及元敏和杨绩,杨绩是郇王杨庆幼子,被他父亲派到京城打通各个关节,杨绩由此结识了夏侯俨和宇文智及,众人臭味相投,很快便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宇文智及这两天心情十分恶劣。由于云定兴找父亲告状,加之这次突厥大军抓捕杨广失败,他父亲便将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在他身上。他将狠狠大骂一顿。

????今天宇文智及去兵部替父亲办事,正好遇到了刚被兵部任命为张铉帐下司马,前来办理任职手续的杨善会,两人发生了口角,宇文智及一时冲动,便喝令手下打断了杨善会的四肢,将他扔回张铉的军营,以示对张铉警告。

????但当宇文智及冷静下来,他也知道自己闯了祸。把张铉的帐下司马打伤,张铉岂会善罢甘休。他又后悔,又有点害怕。一杯酒接一杯酒的喝,始终一言不发。

????夏侯俨拍拍他肩膀笑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老弟的心情竟如此恶劣!”

????旁边元敏知情,冷笑一声,“还不是因为那个张铉?”

????夏侯俨不由一怔,他上午还去见了张铉,怎么宇文智及也和他扯上关系了?他便不露声色问道:“老弟,到底是怎么回事,和张铉发生冲突了?”

????宇文智及长长叹口气,“倒不是他本人,而是他手下司马杨善会,我今天和他发生了冲突。”

????宇文智及便简单地说了几句,最后悻悻道:“本来我不想动手,但他说话太放肆,好像投靠了张铉就可以不把京城的官场规矩放在眼里,我就出手狠狠教训了他,让他明白,在京城还轮不到他放肆。”

????夏侯俨这才知道原由,便笑道:“这种小人物不值得和他计较,丢份子,教训一顿就算了,老弟何必还耿耿于怀,来!我们找个粉头唱唱小曲。”

????这时,一名乐师带着歌女走进房间,元敏却摆摆手,让他们退下,他上前关上门,回到座位低声道:“这个张铉野心勃勃,非同一般,听说他在江都暗中和江南会有往来,还有传闻说他事先已经知道突厥军队要对天子不利,所以他早有准备,勤王令才下三天,他的先锋便抵达楼烦关了,我仔细算过,就算骑兵也不可能这么快,他的先锋一定早部署在河北。”

????夏侯俨却有些不以为然,他哼了一声说:“那有什么用,人家是勤王第一功臣,我听父亲说,天子和皇后都对他感激不尽,那怕他再做什么过分之事,仕途也不会受到半点影响,前途一片光明。”

????宇文智及恨得咬牙切齿,“他前途光明个屁,朝廷还能存在多久?总有一天他会落在我的手中,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宇文别胡说!”

????元敏连忙低声喝止他,他走到门口看了看两边,又关上门回来道:“有些话大家心里清楚便可,但不能说出来,小心隔墙有耳。”

????宇文智及也知道自己失言,便不再多说,一杯接一杯喝酒,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杨绩低声问道:“局势有这么严峻吗?”

????元敏是极为狡猾之人,他不光防着隔墙有耳,同时也要防着这个杨绩,大家喝酒谈谈风月可以,但涉及到敏感话题,他是绝对不能在杨绩面前露出半点口风。

????他笑了笑,“宇文说说气话罢了,朝廷当然不会有什么事,只是大家对张铉获得重用感到不满,有人夜观天象,说这个张铉有反意,极可能是第二个杨玄感。”

????杨绩不再多问,这时,旁边传来鼾声,大家回头,才发现宇文智及竟然已经喝得烂醉如泥了。

????夏侯俨哑然失笑,“我们还打算一起去芙蓉馆拼拼花魁,他竟然已经醉到,算了,让他的随从带他回去吧!”

????...

????宇文智及的几名随从将主人抬上马车,马车离开了宣风坊,向宇文智及的官宅驶去,宇文智及已经年近四十,早已成婚,娶长孙氏之女为妻,但夫妻感情恶劣,他终日在外寻花问柳,很少回家,每次都借口在父亲府中过夜来敷衍妻子。

????但今天他喝得酩酊大醉,随从便打算送他回自己的府邸,宇文智及的府宅在崇政坊,是一座占地三十亩的大宅,是他成婚时天子亲自赏赐。

????此时天已经黑了,四名随从前后左右骑马护卫着马车,就在马车刚驶入坊门,黑暗中忽然疾射出几支毒箭,正中几名随从,四名随从纷纷落马而死,车夫也被一箭射中咽喉,从马车上滚翻下地。

????从树上跳下几名黑影,他们打开马车,将大醉未醒的宇文智及装进麻袋,很快便消失在黑夜之中。

????这时,坊门看守人奔了出来,他们认出马车和地上尸体,顿时吓得大叫起来,“宇文公子出事了!”

????夜渐渐深了,章善坊宇文述的府邸内依旧灯火通明,宇文述坐在大堂上急得不停拍打桌子,“吾儿到底在何处?”

????宇文述的身体已经完全垮了,身体佝偻成九十度,头发只剩下稀疏几根,脸上手上长满了老人斑,话说得稍急便喘成一团,今天得知儿子被人绑架,他竟急得两次晕倒过去。

????宇文述并不知道上午儿子和杨善会发生冲突的事情,四名随从和车夫都死了,连旁边的宇文化及也不知情。

????宇文化及不停地安慰父亲,“如果对方要杀二弟,当时就应该动手了,而不会将他掳走,二弟性命应该无忧,父亲请放心。”

????话虽这样说,宇文化及也不知道是谁下的手,他只知道二弟仇人无数,能不能保住性命真的难说。

????就在这时,一名管家急匆匆跑来,“老爷,二公子出现了,就在大门外!”

????宇文述心中一急,顿时喘成一团,两名侍女敲背半天才缓过气来,宇文述嘶哑着声音道:“快!带我去看看。”

????宇文化及心中感觉不妙,但又不敢阻拦父亲,只得让人抬着父亲的坐榻向大门外走去。

????这时,宇文智及已被人抬进府中,只见他浑身是血,人已经昏迷过去,更让人可怕的是,他的两条腿已经不见了,齐着大腿被人剁掉,性命却没有丢掉。

????“让我看看吾儿!”

????宇文述抓住儿子的胳膊,颤抖着手摸索,旁边一名家人低声对宇文化及道:“两条腿没了,命根也被割掉,能不能活下来还难说。”

????宇文化及惊得呆立在当场,这时,家人大喊起来,“老爷,老爷怎么了!”

????只见宇文述摸着儿子的下身和断腿,像泥塑一样,一动不动,家人都慌了神,拼命叫喊宇文述,忽然,宇文述撕心裂肺般的惨叫一声,连续几口鲜血喷出,昏死了地上。(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