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4章 秘密泄露-江山战图 ag捕鱼王官网|开户,ag平台注册|HOME,ag视讯打法|平台

江山战图

第564章 秘密泄露

第564章 秘密泄露2017-11-13 11:42:8Ctrl+D 收藏本站

????裴矩匆匆走进御书房,只见天子杨广负手站在窗前,目光阴鹜地望着天空,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和一个月前相比,杨广足足瘦了一圈,裴矩暗暗叹息,传闻天子沉溺于酒色,看来并非空**来风。●⌒顶点小说,x.

????“老臣裴矩参见陛下!”裴矩连忙上前躬身施礼。

????“平身!”杨广语气有些不耐烦,仿佛裴矩扰乱了他的思绪。

????裴矩不敢多言,连忙站在虞世基身旁,虞世基像尊雕像般站在桌案旁,一动不动,裴矩给他使了个眼色,他仿佛也没有看见,裴矩只得学着他的模样,一言不发地等候在一旁。

????过了好一会儿,杨广才从思绪中清醒过来,他看了裴矩一眼,慢慢回到座位上。

????“裴公知道张铉最近做的几件事吗?”杨广冷冷地问道。

????裴矩心中一惊,张铉做什么事情他很清楚,但应该和自己无关,圣上为何如此冷漠,难道他是想追究自己当年推荐张铉的责任吗?

????裴矩连忙躬身道:“老臣只是略略有所耳闻。”

????“说说你听到了什么?”

????“老臣听说他在鲁郡济北郡和东平郡部署赈灾,虽然赈灾是好事,但老臣觉得他有收买人心之嫌。”

????事到如今,裴矩也不敢替张铉分辨,只得实话实话。

????杨广的脸色略略缓和了一点,“这件事朕倒不想追究他,他愿意赈济灾民,朕求之不得,他攻打卢明月也事先向朕请示汇报过,朕也默许了,他把黎阳仓的粮食拿去赈济灾民。虽然做得很过分,但朕也能容忍,就算他擅自跨域去辽东剿匪朕也不追究了,但朕唯独不能容忍他擅自和高句丽谈判和解,他只是一个小小的河北招讨使,他有什么资格和高句丽谈判?”

????裴矩默然。他愿以为天子会追究张铉占领黎阳仓夺取粮食物资之事,原来是天子是恨张铉擅自和高句丽谈判。

????这让裴矩有些不以为然,和高句丽谈判只是不尊礼仪,但擅自赈灾和占领黎阳仓才是实质性的问题,天子为何避实就虚?

????一般人或许会认为天子过于注重面子,注重虚礼,对实际利益被侵蚀却不在意,但裴矩却是在官场打滚了一辈子老油条,他太了解杨广。杨广怎么可能不在意实际利益被侵犯,反而去在意那种虚礼,这里面必然有蹊跷,裴矩不敢急于表态,只得默而不言。

????这时,俨如雕像一般的虞世基忽然开口了,“陛下,微臣觉得张将军和高句丽谈判其实也是情有可原。”

????“哪里情有可原?”

????“陛下。高句丽是大隋属国,高元也是陛下之臣。张铉和高句丽谈判,其实是臣子间的协商,符合礼制,如果由朝廷和高句丽谈判,微臣反而觉得有点不妥当了。”

????“照你这样说,这件事就可以不了了之?”杨广淡淡问道。

????“也不能不了了之。陛下必须责令张铉做两件事,其一,须给陛下写一份详细的报告,其次,令张铉将辽东半岛之土进献朝廷。溥天之下,莫非王土,就算是形式,他也必须要做。”

????杨广点了点头,“说得很好,就这样拟旨吧!”

????旁边裴矩顿时醒悟,圣上根本就不想责罚张铉,所以才避实就虚,偏偏高句丽谈判一事有漏洞可钻,就像虞世基所言,只是臣子之间的协商,虞世基一番解释后,又给了一个台阶,圣上便装糊涂接受,不再追究张铉所作所为了。

????但裴矩还是有点不解,圣上为什么要放过张铉,要知道占领黎阳仓,驻兵辽东都是性质很严重之事,和高句丽谈判也有僭越之嫌,绝非虞世基说得那么简单,裴矩觉得这里面应该还有更深的原因,裴矩还是一言不发,不作表态。

????这时,杨广拾起桌上一份报告,对裴矩淡淡道:“这是张铉昨天送来的正式报告,他说在得到王辩紧急求援后,因为黎阳仓形势危急,所以他来不及请示朝廷,便紧急出兵救援黎阳仓了。

????他是河北招讨使,救援黎阳仓是他份内之事,朕觉得他可以不必请示朝廷,让朕欣慰的是,他在檀渊县大败卢明月十万贼军,斩杀了贼首卢明月,人头已送去洛阳,着实令朕欣慰,至于他擅自动用黎阳仓粮食赈济中原灾民,他在报告后面也认错请罪,说他面对饿殍,心中不忍,看在他是为了赈灾的份上,朕就不追究他这个小过了。”

????裴矩眼皮一跳,夺取黎阳仓居然是小过,圣上几时变得如此宽宏大量,虽然裴矩不知道天子容忍张铉的真正原因,但有一点他却明白了,圣上一定打算封赏张铉的战功了,裴矩便不再沉默,躬身道:“陛下圣明!”

????虞世基暗骂裴矩老奸巨猾,什么叫陛下圣明,就是陛下做得一切都是对的,这句话虽然表了态,却又等于什么都没说。

????虞世基笑道:“陛下不是一直在说,张铉为大隋收复了辽东半岛,剿灭了高开道,应该重重封赏吗?这次他灭了卢明月,索性就一并封赏。”

????杨广从御案上取过一张素笺,他看了一眼上面写的备忘之事,便对裴矩道:“朕决定封张铉为右翊卫大将军,齐国公,开府仪同三司,执御史大夫符节替朕巡查河北诸郡,同时赏金万两,裴公就替朕跑一趟清河郡吧!”

????裴矩吓了一大跳,竟然封右翊卫大将军,齐国公,开府仪同三司,齐国公可是高熲的爵位,属于一等国公,高熲被杀后,爵位被剥夺。一直没有授人,现在居然给了张铉,当初宇文述平定杨玄感之乱后也不过如此,圣上为何如此大手笔?

????但在杨广凌厉的目光之下,裴矩不敢多想,连忙躬身道:“微臣遵旨!”

????裴矩慢慢退了下去,杨广脸色的笑容骤然消失,目光变得格外狠毒,他又拾起张铉报告看了片刻,不由狠狠向地上一摔,负手走到窗前,注视着远去的裴矩背影,略微浮肿的眼睛里闪烁着无法掩饰的凶光。

????旁边虞世基暗暗得意,连裴矩也不知道天子的真正内心,恐怕普天之下只是他虞世基能看懂天子之心。

????所谓重封张铉,是因为天子要急于收拾另一人,所以不得不暂时先用重爵稳住他,防止张铉起兵造反。

????“陛下能肯定张铉之言属实吗?”虞世基低声问道。

????在三个月前,张铉秘密向杨广汇报了一件事,瓦岗李密的真实身份是李渊长子李建成,李密早已死去,由李建成顶替他上了瓦岗,这件事被杨广秘密掩盖住了,直到今天杨广才开始清算。

????杨广冷冷道:“你以为朕会无动于衷吗?朕得到张铉报告的当天就派人去秘密调查此事了。”

????“陛下一定得到了准确结果吧!”

????杨广点了点头,“朕从独孤家族内部得到了证实,这件事是独孤顺和窦庆的决定,由李渊之子李建成顶替李密上瓦岗。”

????说到这,杨广不由重重哼了一声,“这么多年,朕居然被李渊的假象瞒住了,以为他是个懦弱无用之人,可实际上,他的心机比谁都深,他的野心比谁都大,他才是应验那句谶语之人,朕杀李浑是杀错了人。”

????“可是.....李建成上瓦岗是独孤顺和窦庆决定,似乎李渊也没办法。”

????杨广狠狠瞪了虞世基一眼,“你想替他说情吗?”

????虞世基吓得连忙低下头,“微臣不敢!”

????“哼!谅你也不敢。”

????杨广又取出一封密信,扔在虞世基面前,“这是高君雅和王威给朕的秘密上书,李渊在大败毋端儿后,私下从降卒中挑选了两万精锐进行训练,还有张铉的报告,他本想去河内郡剿灭李建成,但李建成事先得到消息,率军逃入了并州,从种种迹象判断,李渊要起兵造反了,朕必须要在他起兵之前干掉他!”

????杨广并没有完全说出自己的担忧,如果仅仅只是一个李渊,他还没有这样如临大敌,他真正担心的是关陇贵族,李渊造反也就意味着关陇贵族开始公开与自己为敌了。

????渤海会虽然令杨广憎恨,但杨广还真没有把它放在心上,而关陇贵族是大隋立国的根基,是大隋第一大势力,如果关陇贵族造反,大隋社稷将岌岌可危。

????这才是让杨广感到恐惧的真正原因。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