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5章 裴氏抉择-江山战图 ag捕鱼王官网|开户,ag平台注册|HOME,ag视讯打法|平台

江山战图

第565章 裴氏抉择

第565章 裴氏抉择2017-11-13 11:42:9Ctrl+D 收藏本站

????裴矩从御书房出来,回到了自己的官房,他心中依然充满了困惑,他并不是疑惑张铉被封重爵这件事,而是这件事背后隐藏的内幕。

????尤其让裴矩有点感到不安的是,这件事虞世基明显知情,而自己却被隐瞒住了,这是一个不妙的信号,圣上对自己不再信任了。

????当然,裴矩也知道这种不信任的根源在哪里?就是因为张铉,圣上开始对自己有所不满,当年是他在涿郡向圣上极力推荐了张铉。

????裴矩负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心中有点焦躁不安,他其实并不是因为圣上对他有了不信任而感到烦躁,现在已经不是大业初年,现在天下大乱在即,朝廷日趋式微,裴矩并不在意天子是否对他信任,他更多是在考虑裴家的未来。

????让裴矩感到失落的是,裴家明明可以从张铉那里得到最大的利益,但他却没有把握住机会,反而被虞世基占了便宜。

????裴矩已经知道虞世基在张铉出任河北招讨使一事上发挥的关键作用,圣上原本是想任命张铉为关内讨捕使,去讨伐延安郡乱匪刘迦论,最后虞世基说服了圣上,让屈突通出任关内讨捕使,张铉任河北招讨使。

????说到底是自己的心态不对,他想让张铉成为裴氏家将,从而使他和张铉之间从此有了裂痕,根本原因是他当初看轻了张铉,看重了崔文象,使他犯下了根本性的错误,如果当初考虑把自己嫡孙女嫁给张铉,而不是想着和崔家联姻,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被动局面了。

????不过裴矩心里也明白,他的机会并没有完全丧失,裴弘和裴行俨得到张铉重用,他便知道张铉并没有彻底关闭和裴家修复关系的大门。

????也罢,从哪里跌倒,再从哪里站起来。

????这时,一名随从在门口禀报:“裴大夫来了!”

????裴矩正要找裴蕴,没想到裴蕴自己就来了,他连忙道:“快请他进来!”

????很快,裴蕴匆匆走了进来,一进门便迫不及待问道:“兄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裴矩一怔,“你在说什么?”

????“兄长不知道吗?朝野都轰动了,天子居然加封张铉为右翊卫大将军,齐国公,开府仪同三司,就算皇族也没有这么高的官爵,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裴矩苦笑一声,“你问我,我又问谁去?”

????“可是兄长刚刚从御书房出来,兄长会不知道?”裴蕴显然不相信裴矩的话。

????裴矩走到门口,对站在门外的心腹随从吩咐道:“在外面看住门,除了宫中有人来传递消息,其他任何人我都不见!”

????随从行一礼,走出外间去了,裴矩关上内室门,这才一摆手对裴蕴道:“坐下说吧!”

????两人坐了下来,裴蕴低声问道:“市井有传闻说,张铉打算造反了,难道传闻是真的?”

????裴矩冷笑一声,“亏你做了那么多年的御史大夫,这种传言你也相信?”

????“我当然不相信,只是天子这次封他重爵实在有点不合情理,让我不得不怀疑。”

????裴矩沉吟片刻道:“其实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缘故,圣上召我去,只是想让我去清河郡宣旨,不过我知道这里面必有文章”

????裴矩刚说到这,门外传来敲门声,只听随从在门外道:“裴公,宫中送来一只蜡丸。”

????裴矩连忙起身,开门接过一只小蜡丸,随从退了下去,裴蕴凑上前低声问道:“这是谁送的蜡丸?”

????“是内宫管事魏氏,圣上还在当晋王时,她便是圣上身边的贴身侍女,现在她被封为司宫,执掌内宫大权,现在宫中除了皇后娘娘,就是她的权力最大,天子的起居都由她负责安排,连皇后娘娘也无法插手,不过此女极贪贿赂,之前我给了她三千两黄金,宫中之事就休想隐瞒住我。”

????裴矩一边说,一边用小刀剖开蜡丸,从里面取出一块指甲盖大小的纸片,上面只有一个字‘李’。

????裴矩猛地一拍脑门,原来是因为李渊,心中各种念头如电光石火般闪过,他顿时明白了一切,“我明白了,难怪圣上要封张铉重爵!”

????“兄长,到底怎么回事?”裴蕴急问道。

????裴矩没有直接回答,他坐了下来,凝神思索片刻,最后才一字一句道:“如果我没有猜错,关陇贵族要起兵造反了。”

????裴蕴大吃一惊,“难道刚才纸片上的李字,是指太原李渊吗?”

????裴矩缓缓点头,“正是他!这就是天子要重封张铉的缘故,稳住张铉,全力对付李渊和关陇贵族。”

????裴矩坐不住了,他负手在房间来回踱步,他想到去年中元节武川府重新成立,那就意味着关陇贵族开始公开反对天子,经过大半年的筹谋,关陇贵族应该准备得差不多了,天子应该得到了秘密情报,所以才会那么紧张,自己进宫时看见天子十分愤怒,其实并不是完全针对张铉,很大一部分是针对关陇贵族。

????“兄长,那我们该怎么办?”裴蕴忧心忡忡道。

????裴矩又坐了下来,低声道:“其实我这些天一直在考虑这件事,眼看天下即将大乱,我们裴家必须要做出抉择了。”

????裴蕴默默点头,他明白兄长的担忧,裴家是因为靠近权力才有今天的地位,如果失去权力,裴家恐怕就要被太原王家彻底压过去了。

????“兄长是否打算押注了?”

????裴矩笑了起来,“你说得一点不错,我是决定押注了,我打算取消和崔召的婚约,当初窦庆曾经希望窦裴两家联姻,我一直没有答应,现在我觉得可以考虑了。”

????裴蕴一惊,“兄长决定让裴家押关陇贵族吗?”

????“也不是,我来烧关陇贵族的香,而贤弟负责山东士族,我们裴家两头下注。”

????自从上午宫中传出消息,天子封张铉为右翊卫大将军齐国公开府仪同三司后,卢倬便立刻成了百官们关注的焦点,各种恭贺之辞迎面扑来,很多官员送来拜帖,表示愿意让儿子拜为卢氏门生等等,让卢倬不胜其扰,他便借口身体不适而请假回府了。

????卢倬在江都的府宅位于南市附近,是一座占地五亩的中宅,他的妻子崔氏回了涿郡老宅,卢倬身边只有一个小妾蒋氏照顾他的起居,另外卢楚的儿子卢幼林在江都太学读书,也和他住在一起。

????书房内,卢倬闭目养神,今天他的头疼得厉害,小妾蒋氏跪在他身后,给他轻轻按摩头部穴位,这时,侄儿卢幼林在门外道:“大伯,李世叔来了,要不要见一见?”

????卢幼林所说的李世叔就是尚书左丞李寿节,赵郡李氏家主,张铉手下参军李清明的父亲,和卢倬的交情最为深厚。

????按理,卢倬见他不是不可以,但他现在借口生病不见客,如果让李寿节进来,那就会得罪别的官员,卢倬便摆摆手,“告诉他,我生病了,请他改天再来!”

????蒋氏在后面低声提醒道:“老爷,这样回绝不太好吧!”

????卢倬回头瞪了她一眼,“妇道人家懂什么!”

????蒋氏吓得不敢吭声了,不过蒋氏也提醒了他,这样回绝确实有点无礼,卢倬想了想,便回桌前写了一张纸条,走到门口递给侄儿,“把这张纸条给他,请他多多包涵!”

????卢幼林下去了,卢倬又躺回蒋氏怀中,指了指头部,让她继续按摩,表面上卢倬很烦恼,但实际上他却心花怒放,他的女婿竟然做了大将军齐国公,和当年高熲同爵,他们卢家何等福气,当年妻子还居然嫌弃张铉,幸亏女儿坚持,说起来还是女儿有眼光。

????这时,侄子卢幼林又出现在门口,低声禀报道:“大伯,裴御史来了,他说有重要事情要和大伯商量。”

????卢倬心中有点犹豫了,裴蕴手握监察大权,可是他得罪不起之人,是见还是不见?

????“那他有没有说什么事?”

????“他说说大伯即将大祸来临。”

????卢倬顿时吓得坐起身,蒋氏措不及防,下巴正好重重撞到卢倬的额头上,卢倬顾不上额头疼痛,连忙捂着额头道:“请他到贵客房稍候,我马上就来!”

????“老爷,不要紧吧!”

????蒋氏自己也撞得眼泪直流,她却顾不上自己,连忙给卢倬吹抚额头,卢倬推开她,“别管这个了,快给我更衣!”

????蒋氏连忙给他披上官袍,又取来乌笼帽给他戴上,卢倬吩咐两句,这才匆匆向贵客房走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